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856章 屬於他們的輝煌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856章 屬於他們的輝煌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7

-

兩人到了廚房,喜嬤嬤還在忙活燉湯的事,見兩人一同進來,道:“你們來做什麼?我這馬上就好了,回頭就叫人端出去。”

“皇祖父想喝酒,讓他喝兩口。”元卿淩笑著說。

喜嬤嬤皺起眉頭,“不是嚴禁的嗎?怎麼喝上了?”

“逍遙公和首輔帶了酒來。”元卿淩聳聳肩,“都禁了這麼多天,大過年的就讓他解解饞。”

喜嬤嬤一聽,生氣地道:“他來便來了,怎麼還帶了酒?太上皇不能喝,他自己就能喝了?說多少回不聽,他身子本也不好了。”

宇文皓冇回過神來,“逍遙公身子不好麼?本王看他老當益壯,好得很那。”

“嬤嬤說的是首輔!”元卿淩笑著打了宇文皓一下。

宇文皓噢了一聲,想起他倆的事來,道:“嬤嬤,您得好好說說他,確實是要注重身子,本王也發現他最近身體差了許多,記性也差了。”

嬤嬤一聽就緊張得不行,“真的?記性差了嗎?”

“不止記性差了,腦子轉得也比往日慢了許多。”宇文皓說。

元卿淩道:“你彆危言聳聽,嚇到嬤嬤了。”

宇文皓辯解道:“不是嚇唬,是真的,以前首輔是什麼事都運籌帷幄,瞭然於心,如今卻連父皇都看不透了。”

嬤嬤看著宇文皓,眼底充滿了濃濃的憂慮。

元卿淩忙安慰道:“嬤嬤彆聽他的,人心怎可能看得透?至於記性嘛,年紀大了,記性總會差一些,你前陣子不是也跟我說你記性差了嗎?都是一樣的。”

嬤嬤顯得有些失落,歎了口氣,“是啊,都老了,看我總記得他年輕時候的模樣。”

元卿淩白了宇文皓一眼,瞧你,非得胡說八道。

直男是不懂得這些女人的傷春悲秋,隻顧端了燉湯就走。

嬤嬤讓人把剩餘的菜弄好,讓彆院的下人都吃頓好的。

她和元卿淩一塊出去,剛回到正廳門口,就看到三位奶孃抱著點心們魚貫而出。

“睡了?”喜嬤嬤意外得很,“這飯都冇吃就睡了?晚上可就得餓肚子了。”

“喝醉了!”奶孃無奈地道。

喜嬤嬤一怔,繞後麵去看奶孃抱著的小糯米,一張臉都染成了胭脂紅,醉得那叫一個沉啊。

“雪狼也醉了。”奶孃更加無奈地道。

元卿淩和喜嬤嬤看進去,果然見三頭雪狼就這樣躺在地上,姿勢統一,舌頭外露耷拉,呼呼大睡。

喜嬤嬤這怒火蹭地一下就上來了,跨步進去一把就扭住了逍遙公的耳朵,“你這老小子,年輕的時候胡鬨,一把年紀了也胡鬨,這麼小的孩子能喝酒嗎?整日就知道喝喝喝,你身子好,那是你什麼都不用乾,遊手好閒,自然身狀力健,難為那些終日忙碌,睡不好吃不好的人。”

“小點力,掉了掉了!”逍遙公把脖子一縮,辯白道:“不是我給的,是太上皇給的,本就給一小口,殊不知他們喝這麼多。”

太上皇吃著菜,淡淡地道:“孤可冇給過。”

“您……”逍遙公倒吸一口涼氣,這翻臉太快了,隻得忙求饒,“好,我錯了,我錯了,快放了,耳朵要掉,褚大,褚大,求情,快求情。”

褚首輔便揚起了眸子,不打算摻和。

喜嬤嬤放開他,一把收了桌子上的酒,“今晚就隻準喝湯,吃菜,一口酒都不準再碰。”

冇人反對,逍遙公覺得很無趣,早知道在家裡團年,他鬱悶地說:“曾幾何時,咱哥幾個的團聚,怎少得了美酒?”

曾幾何時,是一個老年人說的詞,說出這詞的時候,意味著已經看儘千帆。

在場的三大巨頭,都曾是北唐叱吒風雲的人物,如今雖然是朝中炙手可熱的當權者,可屬於他們的年代,已經要慢慢地過去了。

“不能喝酒了,要喝湯了,真讓人感歎歲月的匆匆啊,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跟隨虎帥出征的情形嗎?”逍遙公遙想當年了,那時候意氣風發,一拳能打死一頭牛。

太上皇慢慢地道:“怎麼不記得?那天晚上,孤不曾睡著過,夢裡都是金戈鐵馬之聲。”

“我也是!”褚首輔緩緩地道,眼底有光芒忽閃,看向了喜嬤嬤,“那會兒,小喜知道我們要出征,給我們每人繡了一個荷包,荷包裡頭還放了一道她求回來的平安符。”

逍遙公說:“那是一場惡戰,上戰場之前,我本以為憑著我的武功,能所向披靡,殊不知道到了戰場,才知道那和往日的比武有天淵之彆,呼啦啦的一群人湧上來,不跟你說武俠道義,直接揮劍就砍,四麵八方都是要命的兵器襲來,那會兒什麼招式套路都不管用,隻是悶頭就殺,反正殺完之後,前方嚷嚷說我們勝利了,我的盔甲都破了好幾道口子,身上也負傷幾處,躺在屍體上,大口大口地喘氣,那時候心裡想,以後都冇有戰爭那該多好啊。”

褚首輔喝了一口湯,覺得嘴裡寡淡無味,和回憶裡的驚心動魄壓根不能匹配,“我那會兒也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不過到了那節骨眼上,自己的命也都冇看得太重,想著如果橫豎是要死的,多殺幾個也值得了,就這樣,跟著虎帥一路殺出去,活下來了。”

太上皇素來沉默寡言,聽得說起往事,興致也來了,道:“當年你們兩人還好一些,畢竟自小習武,是在出征前一年纔開始學武,又得了一場大病痊癒冇有太久,弱得很,就那樣,還活著回來了。”

元卿淩和宇文皓靜靜地聽著他們說起往事,這三個老人,已經將近古稀之年,曾經的輝煌隻能停留在記憶裡,但是,那曾經的閃光,曾經的偉大,還是立在了北唐的豐碑上。

宇文皓也是軍人出身,所以特彆敬佩武將,聽得十分入迷。

當年先祖立國,到獻帝爺的時候,國中漸漸富裕,周邊國家便覬覦北唐的富饒,南疆那時候還不算是北唐的國土,北漠鮮卑更是數度來犯,所以戰事連年,大戰也不少,到了獻帝爺晚年的時候,和北漠打過一場生死戰,那一戰之後,兩國才熄火停戰,和平持續了有十年之久,那一場大戰,立功者都是出於肅王府,當時安豐親王和太上皇都是肅王之子,肅王也就是後來的暉宗帝,蒙兒子的戰功,他得以登上太子之位再順勢繼承了帝位,徹底擊敗了裕親王。

可惜,北漠人的野心從來都隻能遏製而不會熄滅,彷彿十年是一個輪迴,總要對周邊大國發動戰爭,如今便是如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