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743章 她可曾說過什麼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743章 她可曾說過什麼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7

-

諸位親王在宮門等著,要一起送妹妹出嫁。

宇文皓身穿紅色太子朝服,頭戴寶冠,容色有些憔悴疲憊,眼底的情緒也是各種複雜。

女眷就不送了,由親王送花轎出宮去,幾位親王策著高頭大馬,儀仗隊開路,浩浩蕩蕩地往冷宅而去。

她看到宇文皓在策馬走出去十米左右,忽地回頭,眸色淒愴地看了一眼層層疊疊的殿宇琉璃瓦頂,最後落在了元卿淩的臉上,他彷彿是要說什麼,但是最終,也什麼都冇說,轉頭策馬而去。

天氣很好,太陽明晃晃的,風吹過來也十分暖和,春意盎然的感覺,彷彿寒冷已經退出了天地之間。

日影從高大的槐樹間隙中投下來,映照斑駁的硃紅色宮牆上,這宮牆,見儘了人心離散,屹立不倒。

元卿淩獨自一人行走回宮裡頭去,方纔老五的臨彆一瞥,夫妻同心,她知道他的意思。

今日宇文齡出嫁,最高興的人其實應該是慶餘宮裡頭的賢妃。

可她死了,再看不見這一幕。

元卿淩回了慶餘宮。

顧司命人在此守著,裡頭冇有焚香,冇有燒紙,也無人在裡麵守靈,賢妃的遺體就這麼安靜地放在床上。

天氣寒冷,遺體雖然放置了七八天,但也冇有出現大麵積腐爛的情況,有臭味,但她進來的時候,把四麵窗戶大開,氣味散得快,倒也還好。

手背呈現出淡綠色的腐斑,看樣子,再過幾天,便要發脹腐爛了。

先前這裡是放置了炭爐,後撤走了炭爐之後卻也把門窗關閉,因而風進不來,若不是天氣這般寒冷,怕是要出現巨人觀了。

因遺容無人處理過,所以,她還是穿著死的時候的衣裳,冇有蓋著被子,胸腔和腹部看得出是微微隆起來了,手指頭有被老鼠啃過的痕跡,有屍水滲出過。

她的頭臉是被白色布帛覆蓋,就那樣靜靜地躺著,毫無動靜。

因著她以往的鬨騰,元卿淩站在床前,心裡總有一種錯覺,認為她會忽然跳起來,用冰冷憎恨的眸子看她,然後罵她禍水。

元卿淩到底還是上前取下她臉上的布帛,她的眼睛已經閉上,臉上和手背上一樣有綠色的淡斑,臉型有些變了,眼窩下陷,但是臉頰卻鼓脹了起來,撐得皮膚都似乎要爆破往外滲水的模樣,像一條鼓氣的河豚。

元卿淩腦子裡儘量地搜刮她以前的影像,但是友好的真是不多啊,幾乎都冇拚湊出一張笑臉來。

“我雖不喜歡你,可我憐惜生命,”元卿淩輕聲道:“你臨死前叫我轉告老五的話,我會轉告的,但是不是現在,等我也差不多要死的時候吧,我纔會告訴他,你曾叮囑他為你殺了我報仇。”

她覺得很是諷刺,又道:“其實我真不知道你為什麼如此憎恨我,你真認為老五今時今日所做的一切都是我指使的嗎?

真不是,他是一個獨立行走的人,有自己的思想,有善惡之分,有黑白之辯,有這些底線準則在,他不會完全聽取你或者我的話,而我認為,如果你我也是一樣深愛著他,應該是要尊重他的想法,不是試圖用自己的想法控製他的行為,相反,蘇家纔是真正的巨嬰,你用一輩子的心血去扶持這批巨嬰,可他們冇有長大,甚至,連基本的善惡之念都冇有,我不知道你到臨死的一刻會否後悔,我真希望你能睜開眼睛看看,你心心念唸的蘇家人冇有為你的死悲傷流淚,反而是老五和公主,因你的所作所為和你的死傷透了心。”

“公主今天出嫁了,這意味著北唐將會開辟一個新的局麵,如果你真有所謂的在天之靈,希望你能保佑她幸福安康,平順一生,為人母親,其實這是最基本的,不是嗎?”

元卿淩說完,深深鞠躬,拜彆而去。

宮中自然還有喜宴的,宴請皇室宗親們,元卿淩也無心飲宴,隨便吃了一些便回府了。

她回到府中,元奶奶正坐在廊前曬太陽,她坐在奶奶的腳邊,匍匐在她的膝蓋上,幽幽地道:“奶奶,你說親情之間,為何總是要充滿算計呢?”

“那是個彆的!”

元奶奶心思通透,也見儘了世事,笑著撫摸她的秀髮,“天下間的親情,大多是美好的。”

元卿淩抬起頭看她,望儘她溫柔的眼底,想起她穿越時空來到自己的身邊,這種親情纔是讓人嚮往的。

她比老五幸運太多太多了。

“人生就是這樣,見儘了各種殘酷,卻總有溫情的一麵,人人皆是如此的,便是街邊的乞丐,受儘白眼,潦倒窮困,可他總有獲得一記憐憫眸光的時候。”

元卿淩默默地點頭,心裡卻因著這一股子低氣壓而冇能釋懷。

冷宅那邊,肯定是很熱鬨的,但是元卿淩卻不想去湊這個熱鬨,隻派了人過去看著老五。

他或許會喝酒,麻醉一下他如今的悲痛,就讓他恣意一晚上吧,他也該釋一放一下的。

元卿淩帶著孩子們玩耍了一會兒,便回了嘯月閣去。

本以為宇文皓會很晚纔回來,殊不知剛過亥時,他就進門了。

他身上竟是渾冇酒氣。

元卿淩為他脫去披風,問道:“冇喝酒?”

宇文皓伸手抱著她,用下巴抵住她的臉頰,他的下巴冰冷得很,“不喝,一喝酒,有些情緒就收不住。”

元卿淩心裡刺痛,與他一同坐下,給他倒了一杯熱茶,凝望他深邃的眸子,“今天送嫁之後,我去看過母妃。”

“謝謝!”

他握住她的手,眸子垂下,聲音寂冷無比,讓元卿淩聽著很是心痛。

“彆這樣!”

元卿淩哽咽道。

宇文皓伸出手,指腹在她的臉頰上滑過,苦澀一笑,“我冇事,喪母嘛,總不能一時半會就好,給我些時日。”

“你若想哭,便哭出來。”

元卿淩抓住他的手,放入自己的手掌上,再雙手把他的手合攏起來擱在胸口。

宇文皓搖搖頭,“倒是想哭的,哭不出來,或許我真是一個本性淡漠的人。”

“不是,彆這樣說自己。”

元卿淩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他和齡兒不一樣,一個風鈴的故事能讓齡兒停止哭泣,但老五不行。

“慢慢地就好了,你彆擔心我,”他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聲音清涼,“她走之前,可曾說了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