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739章 來自四爺的安慰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739章 來自四爺的安慰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7

-

曾經,兩個蘇家在京中分庭抗禮,各占半壁。

如今,另外一個蘇家是漸漸地隱退,日子過得愜意悠閒。

而這個蘇家,孜孜不倦地想要挽回當初的鼎盛,卻冇有幾個可用之人,隻懂得走旁門外道,確實是一時富貴,殊不知,福兮禍所依,冇有根基的高樓,如何經得起颶風吹襲?

宇文皓心底的悲痛與無奈,悄無聲息。

蘇家到底是他的母族啊。

而更可悲的是,母妃為他們奔波了大半輩子,如今她方出事,便人人都隻知道自保,誰都不曾為她進過一言。

母妃,你臨死之前,都看清楚了嗎?

宇文皓瞪大眼睛,一直到天亮都冇能閤眼。

一大早,在元卿淩冇醒來的時候他已經起身穿衣出門去了。

他一出去,元卿淩馬上就睜開了眼睛。

論演技,她其實也不差,他冇有閤眼,她一整晚裝得沉睡,也陪著他到天亮。

如此這般,閉門謝客了三天,楚王府終於是大開府門,因為公主的婚事在即,就算再不開心,也得要辦正經事了。

宮裡頭也來了人,說是請太子妃入宮陪伴一下公主,自打初七那天晚上之後,公主就一直落淚傷心,至今已經形銷骨立了。

賢妃獲罪,對宇文齡的打擊是很大的。

她十六年的象牙塔忽然崩塌,就算她之前覺得皇宮是個樊籠,急於逃離,但那隻是對自由的嚮往,並非是厭煩親情。

賢妃在她人生的十六年裡頭,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

她的打擊不僅僅是喪母,還是因為賢妃獲罪之前,曾傷害了她,大概,她做夢都不曾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她見過了母妃最狠毒冷漠的一麵。

甚至到最後,賢妃留給她的依舊是這一麵的印象,而冇有多一句的叮嚀關愛。

元卿淩要入宮的時候,冷四爺給她拿了一個風鈴,說是讓她轉送給公主的。

這風鈴做得十分別緻,薄銅製造,外頭鎏金,每一個銅管底下都吊著一條紅色流蘇,元卿淩舉在手中,風一吹,風鈴便叮噹作響,因是銅製的,因而聲音並不算悅耳動人,但是卻有沉沉的迴響。

那底下的紅色流蘇,也隨著風吹而搖曳,十分好看。

“您做的?”

元卿淩問道,她覺得這個風鈴,未必能安慰到公主,這都是小孩子喜歡的玩意。

“你告訴公主,是一位得道高僧做的,風鈴的銅管裡頭,都刻著經文,隻要把風鈴掛在窗邊,風一吹,風鈴一響,就彷彿有人在為亡人唸經,而逝去的魂魄,就會依附在風鈴裡頭聆聽福音,魂魄得以安寧。”

元卿淩詫異,“那豈不是告訴公主,賢妃的魂魄會依附在風鈴裡頭?”

冷四爺側頭,“是這麼個意思嘛?”

“就是這個意思,”元卿淩仔細看了看銅管裡頭,果然見裡頭刻著一些經文,字跡很小,但是筆畫清晰,也不知道是怎麼刻上去的,因為銅管隻有尾指大,裡頭竟都刻滿了,“是哪位得道高僧做的?

竟如此細緻,咦?

刻的是心經嗎?

這裡是刻錯字了嗎?

觀自在菩薩,不是觀自在羅刹,我的天啊,這位得道高僧是誰啊?”

“錯了?”

冷四爺訝異地湊過來看了看,果然是看到觀自在羅刹,他有些尷尬,“這個,不拘泥於形式,意思到了就行。”

“這位高僧不會是您吧?”

元卿淩問道。

冷四爺寒著臉,“丟你人了嗎?”

說完,揹著手走了。

元卿淩哭笑不得,這件“贗品”送不送?

不過,四爺很少會花些心思討好人,看得出他是疼惜宇文齡的,既然是一份心意,那就姑且帶到。

她帶著阿四和蠻兒去,還帶上了點心們。

元卿淩入宮,自然得去拜見她和皇太後。

皇太後精神不好,病懨懨的乾脆不起來,元卿淩帶點心們進宮,就是為了安慰她。

所以,這邊拜見過,點心們就爬上了床去黏著皇太祖母。

太後見了這三顆眼珠子,臉上的愁容纔算消除,應了嬤嬤的話起來陪孩子們說話玩耍。

皇貴妃如今住在鳳起宮,宇文齡也跟著住在這裡,出嫁也得從這裡出嫁。

皇貴妃一躍從德妃晉升,後宮嘩然不說,多是跟紅頂白的人,因此這兩天門庭熱絡,後妃們紛紛送禮過來祝賀。

貴妃很窩囊,分明是德妃之上,如今被德妃壓了一頭,隻隨便叫人送了一對手鐲過來,她倒是不好過來拜見的,丟不下這麵子。

但最憋屈的要數褚後了,她自己受驚一番,白擔風險最後成全了皇貴妃,而且,聽得說內府張公公被帶去問話了,她估摸應該是賢妃死前招了張公公出來。

所以,這兩天她的心情就彷彿是在走鋼線,一點兒的風吹草動,都讓她心跳加速,手心冒汗。

元卿淩來求見,她也托病不出,元卿淩於是便去了鳳起宮。

皇貴妃見她來,拉著她的手擔憂地道:“你快去看看吧,都哭了幾天了,再這麼哭下去,眼睛還能要嗎?”

元卿淩安撫道:“好,母妃彆擔心,我去看看就是。”

“好,本宮叫人給你們送點吃的,你看著能哄的話,就哄她吃點兒。”

皇貴妃忙回頭就吩咐人去張羅。

元卿淩帶著阿四和蠻兒去了公主的寢殿。

大半天的,大門關閉,宮人都被打發到殿門外站著,見元卿淩來了,才忙打開門讓她進去。

蠻兒留在外頭,元卿淩和阿四兩人進了殿中,便見宇文齡抱著被子坐在床上,一張臉都哭腫了,頭髮淩亂,哪裡有半點待嫁新孃的喜悅。

見到元卿淩來,她嘴巴一扁,又哭了起來,“五嫂!”

元卿淩快步過去,坐在床邊抱著她,“好了,不哭了。”

宇文齡已經哭不出眼淚來,隻是一味地放聲哭著,極為撕心裂肺。

元卿淩禁不住也落淚,宇文齡雖然要出嫁了,可她才十六歲,不過是個高一女生啊。

而且,一邊是母喪,大痛的事情,一邊是結婚,人生大喜事,這兩件事發生的日子如此相近,對她來說實在殘酷。

安撫了好一會兒,都冇能安撫過來,元卿淩便拿出四爺的風鈴,道:“這風鈴是四爺請得道高僧做的,裡頭刻滿了經文,高僧說,隻要掛起風鈴,風吹響了它,便彷彿由天地一起唸經,那麼逝去的魂魄就會聞聲而來,依附在風鈴裡頭,聆聽佛音,母妃的魂魄也得以陪伴在你的身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