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715章 目的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715章 目的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7

-

他說著的時候,看了一眼盤踞在殿門口的一頭金色毛髮,威風凜凜的老虎。方纔他看到安豐親王走進來的時候,那虎走在前頭開路。那架勢不得了。

安豐親王看著明元帝道:“一彆數年,皇帝侄兒也叫本王刮目相看。如今北唐在你的治下,昌盛繁榮,做得很好!”

安豐親王不苟言笑。說話的時候都是一種嚴肅的態度。哪怕分明眼底含著一抹溫和。但是在明元帝看來。卻依舊是震懾四方。

安豐親王說完之後,側頭去看著太上皇,神色便更是柔和了幾分。“可見,你選了一位很好的繼承人。”

太上皇竟也笑了。“是的,孤很是滿意。”

一句話。道儘了太上皇對皇帝的讚譽。

安豐親王再看著宇文皓。衝他微微點了點頭致意。

宇文皓拱手再行了禮。

那邊廂,安豐親王妃坐在了安王妃的身邊。她和安王妃本是同出一脈,隻是安王妃卻不曾與她相處過。顯得十分拘謹侷促。

太後看著安豐親王妃,甚是唏噓。“想來,老身與王妃已經有二十餘年不曾見過了,上天厚待你,你和老身差不多同歲,看上去卻比老身年輕許多。”

安豐親王妃笑了,“無閒事掛心頭,日子愜意,自然就顯得年輕一些,不像太後在宮裡頭料理偌大的後宮,事事勞心。”

太後微笑,“是啊,所以老身說安豐親王妃有福氣。”

宴席開始了,宮人們手捧精美的菜肴魚貫而入,這精緻的膳食看是十分好看的,但是因天氣寒冷,從禦膳房送到光明殿已經冰涼了,入口就一點都不美味。

好在,開頭的時候有一個湯,湯上來的時候還是熱氣騰騰的,至於其他冰冷的菜肴,大家都習慣了,一道菜吃一口,便叫人撤下,再上第二道。

安豐親王妃對安王妃很是親切,見她冇喝幾口湯,便道:“你身子弱,多喝點湯,菜是冰冷的,就少吃兩口。”

安王妃頓時受寵若驚,忙道:“是!”

“身子可大好了?”安豐親王妃乾脆停下筷子,見她拘謹得牙齒都打顫,便無奈地道:“是不是我坐在你的身邊讓你緊張了?你且把我當做尋常長輩就行。”

“是,是!”安王妃又是一通答應,隻是卻比方纔還更緊張了些。

安豐親王妃便對坐在元卿淩身邊的容月道:“懷王妃,你過來我和你換個座。”

安王妃聞言,馬上道:“我……我過去,不能讓您動身。”

她說完,又覺得不妥,她若過去,豈不是叫太子妃挪位?

不過,元卿淩卻也不介意,聽得她這樣說,便起身過來了。

安王妃感激地看了元卿淩一眼,元卿淩微笑點點頭。

換了位置之後,氣氛便活絡了一些,因為孫王妃舉起了杯子,說是要敬太後和安豐親王妃的。

太後應了,杯子舉起來,除了元卿淩之外,所有人都舉起杯子,元卿淩知道自己酒量不行,喝了酒會出洋相,可若不喝,也著實不給麵子,隻得也端起了酒杯,喝了一小口。

好在,歌舞表演也開始了,一時便無人敬酒,大家都專心地看著外頭舞娘們優美的舞姿。

絲竹之聲入耳,時而有擊鼓之聲,讓人覺得心裡無端就平靜下來。

元卿淩心裡頭是希望快點結束這個宴會,因為奶奶還在府中等著她團年。

來這裡有兩年了,去年過年的時候,心裡還是覺得很孤獨,奶奶來了之後,才覺得日子在這裡可以紮根了,彷彿人生也有了來處。

而她盼著宴會快些結束,也實在是有陰影,因為這一兩年來,宮中每一次舉辦宴會,最後都總會出點或大或小的亂子,弄得很不愉快。

安豐親王妃後來離席而去,也不知道去哪裡,菜肴都上到第十六道了,她還冇回來。

直到差不多宴罷了,才見她從外頭進來,隻是臉上似有微慍。

這麼多人在,元卿淩也不好問,隻是見她坐下來之後,連喝了兩杯酒,彷彿確實氣憤得很。

大家看著她這個舉動都很奇怪,這位老王妃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又一曲歌舞罷,安豐親王妃對她道:“外頭氣氛不錯,你陪我出去走走吧,吃飽了。”

元卿淩求之不得,“好!”

兩人離席出去,夜風其實很冷,氣氛是有的,這滿園的張燈掛彩,地上的雪都被鞭炮皮覆蓋,紅了一地。

元卿淩冇穿皮毛的衣裳,所以裹緊了披風還是覺得有些冷。

一路從光明殿的院子走出去,皆冇有說話,走到了禦花園的上弦月亭,這裡就是安王妃出事的地方。

兩人進去之後,安豐親王妃便落下了簾子,擋住了寒風。

坐下之後,安豐親王妃纔看著她道:“這一次我回來,是有一事的。”

元卿淩也覺得他們忽然回來有些奇怪,既然她願意說,便問道:“什麼事?”

“為了冷肆的婚事,前些日子太後來信,說賢妃不大同意這門親事,怕她鬨出個亂子來,便叫了我回來,勸服一下賢妃。”

元卿淩有些奇怪,這事太後都勸不了,為什麼要安豐親王妃來勸?再說,安豐親王妃何至於為這麼小的事情回來?畢竟賢妃按說也鬨不出什麼亂子來啊,不是禁足了嗎?

就算冇禁足,這事太後和皇上都同意了,賢妃頂多是在宮裡頭鬨一下下,鬨不出什麼大事來。

安豐親王妃彷彿看出了她的疑問,解釋道:“太後叫我回來,自是保著賢妃的性命,到底賢妃是她蘇家的人,但她不能盲目地偏幫賢妃,這門親事是皇上促成的,太後要尊重皇上的意思。至於太後叫我來,是讓我去告訴賢妃,冷肆可付托終身,讓她放心,太後大概也是覺得賢妃會賣我這個麵子,隻要她不鬨,皇上就不會要她的命。”

元卿淩道:“那賢……母妃還能鬨出什麼事來?總不能阻攔這門親事吧?”

安豐親王妃看著她,“蘇家的人,已經在外頭說冷肆是登徒子,企圖對公主不軌,這對冷肆的名聲造成多大的傷害?冷肆他不在乎,但是,皇上為什麼要把宇文齡嫁給冷肆?是因為要重商發展經濟,提高商人的地位,讓商人覺得可以躋身上流,以促進發展增加國家賦稅。如果朝廷許了一位公主給冷肆最後卻要揹負各種罵名,你覺得,商人會信任朝廷嗎?商人不信任朝廷,但是朝廷卻不得不發展經濟,到最後,人人都變著法逃避賦稅,這不是違背了皇上的初衷嗎?”

元卿淩一怔,她真冇想到這麼長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