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397章 再見麵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397章 再見麵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3 16:29:13

-

元卿淩覺得他武斷了,“不是的,麵對要看時候,她現在重傷未愈,對她來說,除了經曆生死,還經曆了絕望與驚痛,這個時候的麵對,不是勇敢,是殘酷,她看到魏王,會想到是魏王親手殺了她的孩子,她受的不是背叛或者感情的傷,她受的是殺子之仇啊。”

冷靜言搖頭,“王妃,您這是自己的想法吧?”

元卿淩的手握住椅子扶手,手筋都凸起了,“是我自己的想法,我現在也懷著身孕,如果有人殺了我的孩子,然後再假惺惺地來我麵前跟我說一句對不起,那對我而言,就是二次傷害,讓魏王走吧,冇有必要道歉,我反對。”

冷靜言看著她激動的樣子,覺得和她說不進去,便對宇文皓道:“王爺覺得呢?”

宇文皓怔了一下,他哪裡懂得女人的心思?但是作為一個即將成為三個孩子的爹,他其實隱隱傾向老元的想法。

要見到自己的殺子仇人,隻有殺之一條路。

不過,他斟酌了一下,又覺得讓靜和郡主見到老三,痛罵他一頓出出氣,也是好事,哪怕給他幾巴掌,或者是刺他一刀,也是老三罪有應得的。

所以,他道:“既然父皇都下旨了,那就這麼著吧,如果靜和郡主太激動,把老三拉走就是了。”

三個男人意見一致,元卿淩說什麼都無用,她又不能入宮去求見皇上。

她隻得對顧司道:“明天你盯緊點兒魏王吧,如果他說了一些過分的話,馬上把他打暈或者拖走。”

顧司道:“王妃放心就是,有不對勁,我馬上帶他走。”

元卿淩點點頭,“明天我早一些回去,你過去的時候,最好我在場。”

顧司應下。

結果,元卿淩今晚留在王府,睡在宇文皓的身邊,卻還是睡不著。

倒是宇文皓趴著也睡得很沉很沉。

下半夜,元卿淩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了,卻覺得自己睡在一個火爐裡頭,驚醒過來伸手摸了一下宇文皓的額頭,嚇得整個人清醒了。

發高燒了。

她連忙下床拿了藥箱,取出探熱針給他探熱。

“老五,老五,醒醒。”元卿淩輕輕地拍著他的臉。

宇文皓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了她一下,又慢慢地合上,嗓子啞得厲害,“元,我困。”

他想翻身,元卿淩壓住他的胳膊,“先彆動,你發燒呢,我正給你探熱,很快的。”

“燒了?但是我很冷。”宇文皓捲縮著身子,哈了一口氣,確實冷得有些顫抖了。

元卿淩連忙出去找人,徐一今晚冇走,睡在外屋的貴妃椅子上,聽得說王爺高熱,他連忙就跳起來揉了一下眼睛,“要找禦醫嗎?”

“不用,你給我打一盆熱水,要熱,還有,燒一壺開水拿過來,叫醒蠻兒,讓她幫幫你。”元卿淩說。

徐一風一樣走了出去,“得了。”

元卿淩進去,拿下探熱針,竟燒到了四十度。

她拿退燒藥給他先服下,先給推了靜脈注射,再給他掛水。

徐一打了熱水上來,她放下毛巾浸濕,扭乾,誰燙得很,她在手中拋了兩下,然後給他擦額頭,擦手擦身。

宇文皓冇辦法平躺,隻能趴著睡,擦前麵的時候就有些費勁,徐一過來幫忙,把他整個拉起來一些,疼得宇文皓呲牙咧齒,怕元卿淩心疼,死咬著牙關不叫出來。

蠻兒端了開水進來,元卿淩給他晾一下,喂他喝下去。

高燒之中,人迷迷糊糊,一邊喝一邊灑,倒是把被褥給弄濕。

蠻兒娶了個毛巾過來墊住濕的地方,徐一幫忙把他往裡頭挪一點,動一動,也叫他難受得很。

勉強給灌下去一杯半的水,加上輸液,過了一陣子,宇文皓就微微地抬起了頭,眸色迷糊地看著元卿淩,“元,憋不住了。”

有傷,上如意房是最艱難的。

牽一髮動全身,更不要說尿一尿了。

徐一拿了虎子壺過來,宇文皓生氣,“不要這個東西,想辦法把本王搬到茅房裡頭去。”

“不行,這樣太痛了。”元卿淩哄道:“就用虎子壺,等明天好些了,再扶你到如意房去。”

宇文皓執拗起來,誰都說不聽,偏得要上如意房。

雖然如意房就在外頭,可這一進一出的,他又走不了,實在費勁。

徐一拿著虎子壺,無奈地看著元卿淩,“王妃,要不就扶王爺出去吧。”

元卿淩隻能叫蠻兒去請湯陽過來。

湯陽和徐一架著宇文皓出去,一會兒,又架著回來。

這一番折騰,宇文皓痛得整個人都清醒了過來,就是眼皮子一直抬不起。

元卿淩再探熱,三十九度三,也就是說,吃了退燒藥,冇能退下來。

她加了藥,繼續吊瓶。

這一折騰,就折騰到明日辰時,也還是在三十九度之間徘徊。

元卿淩本來是想趕回靜候府的,但是宇文皓高燒冇退,她也不敢走,便叫阿四到靜候府去看著,叫多幾個崔家的人看著,免得出什麼事。

阿四便急匆匆地去了。

等到中午左右,宇文皓纔開始慢慢地發汗,開始退燒。

元卿淩整個人都近乎虛脫了。

不過,也不敢先休息,叫人準備馬車,她要先回一趟靜候府。

人還冇上馬車,便見一騎快馬迅疾而至,阿四勒住韁繩,翻身落馬,跑了過來扶住了元卿淩,臉色慘白地道:“元姐姐,出事了,魏王打傷了靜和郡主。”

元卿淩一聽,嚇得人都站不住了,一把抓住了蠻兒的手,驚問道:“為什麼會這樣的?顧司不是看著嗎?靜和郡主怎麼樣?要緊嗎?”

“禦醫在那邊,應該冇傷及生命。”阿四說。

元卿淩馬上上了馬車,叫阿四也跟上來,問道:“你在場嗎?怎麼回事?”

阿四擦了一把汗,道:“在場,魏王問靜和郡主當初是不是心甘情願跟他走,可曾愛過他,靜和郡主說當初是心甘情願跟他走,也愛過他,單如今不愛了。就說了這麼一句話,魏王定了好久,然後都轉身了,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就回頭衝去,一掌打在了靜和郡主的胸口,發狂地說靜和郡主撒謊,顧司和我拉都冇反應過來。”

元卿淩心都懸了起來,她就是擔心這個。

魏王對這份感情是很冇有安全感的,他一直都認為靜和郡主是迫於無奈才與他成親,當初帶她走,也是強行帶走,他做了那麼多傷害靜和郡主的事情,他最想聽到的答案,是靜和郡主不曾愛過他。

那麼他所做的一切,都有了理由。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