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1195章 皇家今年怎麼了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1195章 皇家今年怎麼了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12:19

-

七喜和可樂依舊在看著那株草,元卿淩也不言語,兀自沉思。第三胎的到來,讓她措手不及。

還得找個方式跟老五說。他今天這麼牴觸,估計不會歡喜。

輕微的鼾聲傳來。低頭一看,哥倆竟然都睡著了。就這麼坐著,冇有依靠。酣然入睡。

元卿淩哭笑不得,招呼了奶孃過來。一人抱起一個,把他們送回了房中去。

元卿淩看著他們的睡顏,也覺得有些困了。便和衣躺在了他們的身側,和他們一道睡去。

宇文皓今天去了兵部,叫人傳駕部主事宣大人過來。卻被告知宣大人今日告假。且連續告假七天。

宇文皓有些氣惱,“告假為何不提前說?明知道邊關需要調動戰車前往。他怎不把這事辦了再告假?等他七天後回來,黃花菜都涼了!”

駕部官員急急進來,惶恐地稟報道:“殿下息怒,宣大人家中出了急事,不得已才告假的,至於戰車事宜。宣大人已經交給下官主辦,下官定會竭儘所能,辦好這份差事。”

宇文皓這才消了怒氣,問道:“宣大人家中出了什麼急事啊?”

駕部官員麵有難色,“這……這實在是不大好的事。”

“怎麼了?”宇文皓整了文案,見他欲言又止的,便再問了一句。

“是宣大人的夫人生子。”

“生子是好事,怎麼說不好啊?”宇文皓道。

駕部官員哎了一聲,“本來是好事,可夜裡生的,橫胎難產,母子不保!”

宇文皓怔了一下,“母子不保?”

“是啊,那孩兒後來抓出來了,是個小子,宣大人哪裡受得住打擊?昨晚哭了一宿,可有要務纏身,還是連夜叫了下官去,交托吩咐了戰車事宜。”

宇文皓心裡寒了一寒,女子生產,是真的在鬼門關裡走一遭,老元生點心們的時候,是真把他嚇得夠嗆,麵容不禁悲憫了幾分,道:“你去傳本王的令,讓他先把夫人的後事辦了,不著急回來,放他一個月的假,辦體麵一些。”

“下官替宣大人謝殿下恩典!”駕部官員忙地單膝跪地磕頭,殿下可真是宅心仁厚。

遣退了他,宇文皓想起今日跟老元討論的問題,後背無端就滲出了冷汗,要什麼小鳳凰小棉襖的?咱纔不冒這個險呢。

他辦完事,很早就回了府中去陪伴妻兒。

元卿淩白天和二寶睡了一會兒,精神不錯,便和其嬤嬤在院子裡頭栽種了幾株桃樹。

這事本不用她親自動手,但點心們喜歡吃桃,她橫豎心頭雜念叢生,乾脆便出來忙活一下,好叫心頭冷靜冷靜。

摘種了桃樹之後,她又進廚房裡幫廚孃的忙,燉下湯,等老五回來喝。

點心們喜歡喝粥,也愛吃蒸糕,她也一併做了些,想起來,她似乎還不怎麼為二寶做過飯菜,隻是這糕點蒸得不理想,水份重,夾都夾不起來。

她很失望,也比較愧疚,本想做點孩子喜歡吃的,冇想卻弄成這樣。

孩子們都喜歡吃炸雞之類的,要不,就做著炸**。

收拾心情,叫廚娘殺好雞,清洗乾淨醃製過,便燒紅了一鍋油,把醃製過的雞放進鍋裡頭炸。

前生便不怎麼做過這些煎炸的活兒,嫁給老五之後,家務更是少做,叫她炒幾道菜可以,炸雞這麼大的工程,她有些駕馭不來,雞往鍋裡頭一放,油便濺得四處都是,嚇得她忙退後躲著。

其嬤嬤笑著上前,“太子妃,要不還是奴婢來吧。”

“不,不用,我自己來。”元卿淩拿著鍋蓋,見油鍋裡頭不炸油了,這纔敢靠近。

一頓翻炸,眼看雞皮從微黃直接變成紅黑色,她怔了怔,手忙腳亂地撈起,放在盤子裡涼下。

然而,剛放進盤子裡不久,就看到雞屁股裡流出血水來,其嬤嬤目瞪口呆,“太子妃,這雞還冇熟呢。”

元卿淩很挫敗,感覺自己忙亂了一整天,啥事冇乾好,想給孩子做點吃的,一樣好吃的都冇做出來。

她無措地坐在廊下,看著裙襬上的泥汙,她懷了這孩子,才覺得自己愧對二寶,今天給他們做飯,也出於補償性的心理,她實在不是一個好媽媽。

如今懷上第三胎,她心底愈發的彷徨。

宇文皓回來之後,在嘯月閣找不到她,一問才知道她今天親自下廚,遂笑了,一路循著到了廚房找她。

卻見她坐在廚房的廊下,一身臟兮兮的,甚是頹敗的樣子,不禁笑了,心想定是冇做好飯菜,纔會露出這般神色來。

元卿淩聽得廚娘叫太子殿下,她忙抬起頭來,收拾了臉上的頹然,揚起了一個勉強的笑,“回來了?”

宇文皓伸手拉她起來,拍了拍她的後背裙子,“怎麼弄得這麼臟啊?”

“種了幾株桃樹,還想給你們做幾道菜,結果失敗了。”元卿淩苦笑,望著他,“感覺自己很冇用。”

“怎麼這樣說自己呢?你醫術高明,救了多少人啊?做飯的事有廚子,你啊,就專心地給我享福就行了。”宇文皓執著她的手走出去,聲音暖暖地跟她說,元卿淩心裡到底是介懷這事了,心情低落地任由他牽著出去。

天有些涼,他執著她的手,往自己衣裳裡攏了一下,終覺得不自在,便一把摟了她入懷中,一出來便見到湯陽走來,他便招來湯陽,對他道:“你準備一份帛金,親自送到駕部主事宣大人的府中去吧,他夫人冇了,你多說幾句安慰的話,安慰人,你素來在行。”

湯陽怔了一下,“宣大人?他夫人不是懷孕了麼?怎會冇了?”

“說是難產,一屍兩命,慘啊!”宇文皓心有慼慼焉,總覺天下間最悲慘的莫過於此了,夫人冇了,孩子也冇了,剩下自己孤家寡人的,這輩子都不會開心。

元卿淩正斟酌著要跟他說懷孕的事,聽得這話,她心頭也跟著寒了一寒,不由得把到嘴邊的話給嚥下去了。

這宣大人她不曾見過,但是老五接掌兵部的時候說過他好幾次,說這位宣大人年少有為,是可造之材,冇想到這才過了多久,就出了這種事。

到底是自己認識的人,也是自己夫君的屬下,元卿淩心裡還是有些難受。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