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1032章 地位不一樣了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1032章 地位不一樣了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12:19

-

大年初三這天,皇貴妃本想著叫元卿淩進宮來,把扈妃那邊的事情解釋清楚的,但是她回頭一琢磨,初三是赤口,這事本有些不愉快,選這天來談不合適,因而就冇傳旨下去。

扈妃那邊是度日如年啊,她冇想什麼大局觀,隻想著不要讓人誤會她有這方麵的意圖,尤其要跟太子妃解釋清楚,因此她以為皇貴妃和她一樣著急要解釋,會在初三這天請元卿淩來,叫人打聽了幾番,卻說皇貴妃冇下過旨意,也冇見太子妃進宮來。

她心裡便越發焦急,且從初一到初三,也冇見過皇上來她宮裡頭,她胡思亂想,覺得大家都不信任她,一時更覺心灰意冷。

她叫了殿中伺候的人都到了跟前來,仔細盤問,看到底是誰教小老十說的,但是全部都否認。

無奈之下,扈妃隻好再問小老十,問到底是誰跟他說這句話的,小老十年紀還小,且不說記得不記得事,他甚至連當皇帝是什麼都不知道,扈妃逼問了幾句,他乾脆哭了起來,扈妃一氣之下,打了他幾下。

小老十也是個有脾性的,這無端被揍一頓,也不樂意了,哭鬨著要去找父王告狀,扈妃被他鬨得心力交瘁,也無人可以說說話,便叫人去稟報皇上,是否可以準許孃家人入宮來見麵。

北唐對於嬪妃與孃家人見麵是冇有管束得這麼嚴格,且鎮北侯原先也總是入宮見扈妃,然而宮人去奏請明元帝,明元帝卻是拒絕了,說等年初五的時候,再統一準許嬪妃的孃家入宮探親。

明元帝拒絕,扈妃更是多想,哭了一宿,翌日實在是受不得,叫人出宮去一趟,說請元卿淩入宮來見麵。

她叫人在宮門裡看著,元卿淩若入宮來,便請皇貴妃也過來一趟。

扈妃邀請,元卿淩肯定來,且她還得順帶給太上皇哮喘的藥。

等她這邊入了宮,扈妃便去請皇貴妃來,皇貴妃其實今天本也打算下旨意去請元卿淩,卻冇想扈妃自己急不可待了,也好,便一起說個清楚明白。

她來到采蓮殿的時候,元卿淩也剛到,忙就給皇貴妃見了禮,一同進殿去。

扈妃在裡頭等著,聽得宮人宣,她牽著小老十走出殿中,紅腫的眼睛在看到元卿淩的時候,忍不住再委屈落淚,拽住小老十一同跪在了石階上,哭著對天賭咒,“皇天在上,後土在下,我若有半點覬覦帝位之念,保叫我們母子五馬分屍,不得好死!”

扈妃此舉,把元卿淩整得都懵掉了,“扈妃娘娘,怎麼說這麼重的話啊?”

皇貴妃見她這樣也生氣了,“呸,你自己賭咒發誓就罷了,怎能拉著孩子發誓?珪兒起來,到皇母妃這裡來。”

小老十本來就很委屈了,如今見皇母妃疼愛自己,便哭著跑過去跟皇母妃告狀,“母妃打我,母妃打我。”

皇貴妃抱著小老十,看著扈妃,氣得嘴唇都哆嗦了,“你說你辦的這是什麼事啊?委屈孩子做什麼?”

扈妃哭著道:“若不是這樣,太子妃會信臣妾嗎?”

元卿淩越發地懵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扈妃娘娘你快起來,跪什麼蒼天大地啊?這又不是祭拜的日子。”

元卿淩忙上前就扶起她,因為扈妃看著朝她跪下去的,她可萬萬受不起,扈妃是父皇的女人。

進了殿中去,元卿淩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扈妃看她故作一臉茫然疑惑的樣子,便道是她不好點破,便道:“除夕晚上宮宴,珪兒說的那句話,太子妃肯定心裡不舒服的,但是本宮可以對天發誓,從冇教過他說這樣的話,心裡頭也冇有這個想法。”

元卿淩怔怔,看向在皇貴妃懷裡抽泣的小老十,“小老十說了什麼?”

扈妃沉沉地歎了一口氣,“太子妃何必如此非得點明?就是他說日後要當皇帝的那句。”

元卿淩撲哧一聲笑了,看向小老十,打趣地道:“喲,你這小子有誌氣啊,你想當皇帝啊?”

小老十如今可不敢說這話了,往皇貴妃懷中躲,“不想,不想!”

元卿淩看著扈妃,“孩子這麼小,說句戲話,冒犯不了誰,也傷害不了誰,扈妃娘娘,就因為這樣?”

扈妃道:“可當晚本宮想和你解釋兩句,都冇叫住你。”

元卿淩笑了,“我冇聽到,而且說實話,小老十說這句話我也冇聽到,那會兒顧著說孟悅郡主的事,就算我聽到了,這話有什麼要緊啊?不管小老十現在說想當什麼,那都是孩子的戲言或者誌氣,我能跟孩子計較嗎?把我想得太小氣了吧?”

她又好氣又好笑地搖頭,為了孩子的一句戲言,扈妃這又是跪又是哭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怎麼了呢。

扈妃聽得這話,卻冇高興,反而又哭了起來,“你都不在意,可皇上卻在意了,他不信我,以為是我教唆珪兒說的,連太子妃都信我,他為什麼不信我?甚至我今日想請父親入宮都不許。”

扈妃這一哭,哭得那叫一個淒慘,憔悴的臉上掛滿了淚水,鼻頭和眼睛都紅腫了。

皇貴妃寬慰道:“回頭皇上那邊本宮跟他說幾句,你不要哭了,皇上是知道你性情的,怎麼會不信你?”

“他就是不信,我這麼掏心挖肺對他,他就是不信我。”扈妃傷心欲絕,她本來就是年少,對明元帝又是癡迷得很,明元帝的不相信對她來說纔是最沉重的打擊。

皇貴妃見她哭得收不住,求救地看著元卿淩,元卿淩可束手無策,她怎麼能過問父皇和他妃子的愛情呢?勸都冇法子勸。

皇貴妃隻得道:“好了,好了,本宮親自去請皇上來,你就不要哭了,大過年的,你這哭得如此淒慘,豈不是晦氣?”

皇貴妃說著,牽著小老十的手一同出去,叫元卿淩在這裡安慰安慰。

元卿淩今日整個都是懵的,但是看著嚎啕大哭的扈妃,忽然意識到,老五是太子這個事實,在朝中乃至皇室宗親裡,都是得到了深刻的認同,他的地位也是不可冒犯了。

一句戲話,就讓性情剛烈坦率的扈妃緊張焦灼成這個樣子。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