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839章 沉重的話題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839章 沉重的話題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12:19

-

魏王再度離開京城,天氣已經轉冷,初雪下過,不大,洋洋灑灑地下了一會兒,枝頭壓了一層梨花白。

魏王牽著駿馬站在城門口,侍衛遠遠地走到了前麵,他看到宇文皓策馬奔來,把帽子壓低一些,哈了一口氣,嘴裡噴著白煙。

宇文皓來到城門,翻身落馬,從馬背上拿下一罈子酒遞給他,“北郡苦寒,或許京城的美酒能驅散一些寒氣。”

魏王笑了笑,嘴唇有些乾裂出血,顯得這笑容有些許的猙獰,他伸手接了過來捆在馬背上,“這麼點兒酒,留不到大北方,路上就得喝完。”

宇文皓看著他,“什麼時候再回來?”

“不生我的氣了?”魏王反問。

“過去了。”宇文皓雲淡風輕地說,“兄弟之間,不該記住不愉快的,再說這一次你幫了我一個大忙,我應該答謝。”

“是你讓我出了一口氣,這事找誰去辦都妥,不一定要找我,老五,等過兩年吧,再回來和你喝酒,再續兄弟情。”魏王說。

“一個人未免孤零零,可有想過再找一個人?”宇文皓見他這般,實在也於心不忍,這事本不該提,但是,作為兄弟總還是希望他身邊有個知冷知熱的人。

“不配!”乾裂的口唇中吐出兩個字,輕飄飄的,卻也重千鈞。

宇文皓看著他,莫名心酸,“真無法挽回了?”

魏王笑出了一抹血絲,眼底沉沉如那壓低的天空,“更不配!”

他轉身上馬,背對著宇文皓,擺擺手,袖子裡便覺得風霜灌滿,“我這種人,應該死無全屍,魂魄永遠回不了故裡,好好珍惜身邊的人,對她好一些,用儘全力,否則追悔莫及。”

馬蹄揚塵而去,一抹黑影漸漸地消失在官道上,再瞧不見。

宇文皓牽著馬慢慢地回走,老三這句話,讓他覺得胸腔裡頭漲著一股酸楚,怎麼都揮之不去。

他冇有回衙門,而是回了府中,想和元卿淩說說話,但是元卿淩去了學院,要晚上纔回來。

他一人在書房裡頭坐了一會兒,覺得這麼枯坐著也是無趣,便去找點心們玩耍。

點心們在南房,湯陽教他們認字,他們危坐正襟,做出一副求知若渴的模樣來,湯陽指著字,一個個地問:“怎麼讀?”

點心們對答如流,湯陽很是滿意,摸著他們的腦袋,讚賞地道:“哥兒們實在是太聰明瞭。”

包子咯咯地笑著,“湯大人,我們還會背詩,娘教我們背詩了。”

“哦?會背什麼詩啊?快背來聽聽。”湯陽來了興趣。

包子皺著眉頭想了一下,“前頭的磨磨唧唧不記得了,就記得後麵幾句。”

“還能記住幾句這麼多?快背一下!”湯陽笑著道。

包子便挺起胸膛,意氣風發地念道:“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歸來見天子,天子坐明堂,手提雌雄兔,磨刀霍霍向豬羊。”

湯陽聽了前麵幾句,頓生敬仰之心,又聽得後麵兩句,這不對味啊,“天子還怎麼手提雌雄兔再磨刀向豬羊?是這樣背的嗎?”

“就是這樣的。”包子說。

湯陽看向湯圓和糯米,“是嗎?阿孃是這麼教的嗎?”

湯圓想不起來了,至於糯米素來是應聲蟲,大哥說什麼那就是什麼,所以老實地點頭,“是這樣的。”

“前麵倒是大氣磅礴,後麵怎麼就小家子氣地回去殺豬羊了呢?就算要殺,犯不著天子坐在明堂殺啊。”湯陽嘀咕。

宇文皓在外頭聽著,聽到將軍百戰死,將士十年歸這句話的時候,想起了魏王,心裡頭頗為難受。

隻是聽了最後兩句,他也禁不住笑了起來,倒是衝散了幾分傷感。

他推門進去,笑著問道:“怎麼?還惦記著要你皇祖父殺豬羊啊?”

“爹爹!”三小隻看到宇文皓來,齊刷刷地高興喊著。

“殿下,這不通啊。”湯陽還在較真,“今晚得問問太子妃。”

“你好好問,”宇文皓看著他們仨,問道:“帶你們找皇祖父去,好不好?”

“好!”三小隻歡快地叫著。

今天老三走了,父皇心裡應該是傷感的,或許應該帶孩子們進宮去探望他一下。

一路馬車進宮,吵鬨得很,宇文皓又後悔了。

天倫之樂不是那麼好享受的,尤其是一敵三的時候。

“太祖母宮裡頭的綠豆餅子可好吃了,太祖母可喜歡給我吃了。”湯圓惦記吃的,就一味想起太祖母的好來。

包子老氣橫秋地道:“太祖母都死了,怎麼給你吃餅子?”

“叫她回來不就行了嗎?”湯圓說。

“死了怎麼還能回來?死了就是死了,埋在地下了。”包子冇好氣地道。

小糯米把腦袋湊過來,“埋在地下?那多難受啊,能呼氣嗎?那憋著氣可難受了。”

“又不是直接埋在地下,”包子懂得可多了,“是得首先把她釀在一個木盒子裡頭的,木盒裡可以呼氣。”

“原來如此,那一個人住在木盒裡,多無聊啊,都冇人說話。”小糯米頓時很心疼太祖母,太祖母對他好,他都記得。

“那我們改天去陪她說話啊。”湯陽搖著宇文皓的手臂,“爹爹,你改天帶我去找太祖母,我想吃綠豆餅子。”

宇文皓看著他烏黑無邪的眸子,壓下心酸點了點頭,“好,改天去。”

“徐一叔叔說祖母也死了,不過我不喜歡祖母。”湯圓說。

“我也不喜歡!”包子和小糯米也表示附和,三小隻從冇這麼齊心地認同過一件事情。

“人都是要死的。”包子忽然說出這麼一句話來,“每個人都要釀在盒子裡埋在地下,隻剩下自己一個人。”

宇文皓聽到這話,十分震驚地看著他。

死亡,是每一個人都要麵對的,他是從戰場裡回來的人,對死亡一點都不陌生,尤其是兩軍對壘的時候,他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

但是,和老元在一起之後,他忽然很怕麵對死亡。

不止是他的死亡,身邊任何一個人在乎的人他都怕。

他無法想象,如果有一天死亡要把他和老元分開,他會是什麼心情。

這大概是塵世間最殘酷的事情,因為再會無期了,曾是那樣親密的人,朝夕相依,最後會各走各的路。

想到這裡,他倏然地就打了一個寒顫。

“誰跟你說這些?”宇文皓問他。

包子道:“冇人啊,我自己想的。”

“以後不要胡思亂想這些。”宇文皓沉下臉道,一個兩歲不到的孩子,總是想這些生啊死啊的事情,實在驚悚。

三小隻見爹爹臉色不好,便不敢再說了。

倒是湯圓一臉深思地看著包子,竟有些崇拜的模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