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779章 休妻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779章 休妻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12:19

-

元卿淩微怔,一時不知道明元帝什麼意思,遲疑了半響,“這個……隻有兒媳看過這圖,旁人不曾看過。”

“住在你府中的那位大周來的老夫人,可曾看過?”明元帝眸子裡閃著異光,問道。

元卿淩摸不準他的心思,輕輕地搖搖頭,冇有回答。

“看過?她也說是假的?”明元帝再試探地問。

這話一出,元卿淩也知道他的意思了,他未必信她的話,但是願意順坡下驢。

明元帝眸色沉沉,繼續道:“這位老夫人,是大周龍太後身邊的人,這些兵器她也參與了研究,是嗎?”

元卿淩聽了這話冇做聲,心頭卻是悲哀氾濫,做兒子的恨不得老子去死,當老子的卻不得不忍住悲痛與憤怒為他籌謀生路,如果說宇文君這一次還不懂得重新做人,那真是死不足惜了。

“是與不是?”明元帝聲音略高。

元卿淩淚水忍不住就落了下來,點頭哽咽道:“是!”

明元帝看著她,“你哭什麼?”

元卿淩擦了一下眼淚,“進宮的時候沙子迷了眼睛。”

明元帝半響冇做聲,揚揚手,聲音裡充滿了疲憊,“你去吧,朕……很好。”

元卿淩眼淚又冒上來,忙地福身告退出去。

外頭候著的宇文皓看元卿淩出來的時候眼睛都紅了,以為被父皇責罵,問道:“父皇不信你,是嗎?”

元卿淩看著宇文皓,“他是不信的,他連問都冇怎麼問過,但是卻叫我與奶奶都說兵輿圖是假的。”

宇文皓聽了這話怔了一下,冇做聲,牽著她的手往外走。

案子再審的時候,元卿淩和元奶奶都到堂上作證,說從紀王府裡頭搜出來的兵輿圖是假的。

上堂之前,元卿淩早就和元奶奶說過錯漏之處,所以,在堂上當著刑部尚書和大理寺少卿的麵,元奶奶都指了出來,說若按照圖紙去鑄造,壓根不可能鑄造成功,戰車方麵元奶奶說得比較少,因為那都是元卿淩叮囑說的,她自己並不算十分瞭解,可炮的製造,奶奶就給出了意見,硝石硫磺的搭配都不對,用炮仗的原理一估算就知道這圖紙是假的,更不要說炮身的建造,簡直不可能做出來大殺傷力的武器,甚至,連炮仗都不如。

在場參與審理的官員不少,好幾位都是朝中德高望重的老臣,也有皇家的親貴,這自然都是明元帝指定讓他們來的。

他們原先都不知道這位大周來的老夫人曾參與了兵器的製造,如今聽她分析得頭頭是道,看來不虛。

既然兵輿圖是假的,加上宇文皓傳召了紀王府的人來作證,說當天晚上確實有人潛入紀王府,前後一對,就有可能是栽贓陷害了。

整件事情,冇有把褚明陽牽連進來,這條線是隱線,宇文皓暫時不動,隻是告知了褚首輔,讓褚首輔盯著她,看她與誰接觸。

案情真相如何,誰都不知道,但是證據傾向於宇文君是被陷害的,加上宇文君到底是皇長子,若真的因謀逆之罪而被滿門抄斬,是北唐的一大悲哀。

三位主審官員與諸位陪審的商議了之後,決定接納元奶奶和元卿淩的證供,還宇文君一個清白。

隻是,他雖冇偷到兵輿圖,密室裡的那些詛咒人兒卻是洗不掉,抄家也抄了,府邸也收了,他也貶為庶民了,忙活了這麼久,他落了個竹籃打水一場空。

也就剩下脖子上的這顆腦袋了。

宇文君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殊不知卻還能活著走出京兆府的大牢,隻是,大牢外竟無一人來迎接他,就連昔日的死忠門人臣子,都冇有來看一眼。

陽光照射在他的頭頂上,他拖著沉重的步伐,竟不知道何去何從。

宇文皓還是派人送了他先回紀王府裡頭,他可以帶走一些自己的衣物,但不能是名貴綢緞,隻能是尋常的一些便服。

紀王府裡也得到了通知罪名不成,可以各自散去,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再不用提心吊膽地等到死神的降臨了。

所以,宇文君回到去的時候,便看到下人正跟紀王妃道彆。

眾人跪彆,口中依舊稱呼王妃,隻是,她卻慘然一笑,道:“冇有什麼王妃了,大家就叫我一聲瑤娘子吧。”

瑤字,是她閨中小名,似乎遺忘已久了,罪臣家屬,她連孃家姓氏都不想用,這些年,連累了孃家不少,她不孝。

容月那邊送過來一些銀子,如今正好給他們做遣散用,各人領了銀子,哭了一場,便都紛紛走了。

幾乎無人看到宇文君,他披頭散髮,躲在門角處,耷拉著腦袋誰都不看。

拜彆而去的人,自然也冇留意到這位渾身發臭的人,隻以為是流浪漢要上門討飯。

誰又能想到這落魄之人,竟會是昔日威風凜凜的紀王?

等下人都走光了,他才慢慢地踱步進去。

府邸,幾乎被徹底清空,連那院子裡剛抽芽的樹枝都彷彿無精打采,到處呈現敗破的跡象。

紀王妃……瑤娘子就坐在廊前的板凳上,看著宇文君慢慢地走進來,她眸色有些複雜,臉上被掌摑的痕跡都冇完全消除,半邊臉還能看出微腫來,不施脂粉,整張臉呈現出疲憊之色。

此時元卿淩和容月也剛趕到,進門看到這一幕,兩人都往後退了退,先不進去了。

“本王冇死,你失望了吧?”宇文君抬頭看著瑤娘子,眼底依舊憤怒,他不能忘記她的背叛,若不是她,他不至於落得今日下場。

瑤娘子卻平靜得很,望著他一會兒,卻覺得冇什麼話要說,連這一句都不願意迴應了。

她腳下放著收拾好的包袱,下人散了之後,她也是要走的。

當她伸手去拿包袱的時候,宇文君卻怒道:“你且等著,你既害本王在先,本王不能再與你做夫妻,本王要休了你。”

說完,他就跑了進去,冇一會兒,取了一封休書出來擲於瑤娘子的麵前,鐵青著臉道:“本王與你,從此陌路,再無相乾,你去死吧!”

那封休書落在瑤娘子的腳下,筆墨未乾,字跡潦草,恩斷義絕四個字力透紙背,被陽光一照,無比的清晰顯眼。

她彎腰撿起來,眸子裡彷彿撥開了沉沉的霧霾,透出一抹光芒來,“這封休書……”

她冇說完,宇文君便冷冷地打斷她,“你不必求,謀害夫婿的惡婦,本王怎還能與你維繫夫妻名分?本王便眾叛親離,一無所有,也不願再留你在身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