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728章 挾持宇文齡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728章 挾持宇文齡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12:19

-

紀王妃聽了,慢慢地垂下眸子,“老五心裡其實什麼都清楚,也什麼可能性都想到了,否則不會抄這本經書。”

元卿淩對佛經的禪意不太懂得,問道:“這本佛經,有什麼意義嗎?”

紀王妃解釋道:“地藏菩薩在過去無量劫前,曾是一婆羅門女,她的母親不信三寶而行邪道,死後墮入地獄,因此婆羅門女便在佛像前立下誓願,要度脫罪苦的眾生,同時也是超度亡母為亡母贖罪,地藏王菩薩本願經本是代表了大孝和大願。”

紀王妃說完,輕輕地歎了一口氣。

元卿淩眸光暗淡,心情也一時墮入冰窖。

他心裡該是多難受啊!

紀王妃道:“賢妃是冇有轉機了,但是,太子的事情還不定,廢太子的後果太嚴重了,父皇不會願意走這一步的。”

“我心裡大概知道父皇會怎麼做。”元卿淩也認同紀王妃的話,這點大概老五心裡也有數。

慶餘宮。

自打刺傷太後,賢妃便被送回了慶餘宮,原先伺候她的人都被調走了,內府調了幾個新人過來伺候她。

賢妃剛被送回來的時候,吵鬨了許久,在殿中打砸了一通,但是,這兩天就靜下來了,不吵不鬨,終日坐在門前,披著一件狐裘披風,多大的風也不願意回去,直坐到身體僵硬。

宇文齡帶著身邊的宮人走了進來,她去求了父皇要恩典,纔可以過來見上一麵的。

宇文齡心裡頭也清楚,這一麵,怕是最後一麵了,因為,父皇說年初八那天,便有要事宣佈。

她看到母妃癡癡呆呆地坐在廊前,眼底一熱,淚水便掉了出來。

賢妃抬起頭看她,神情古怪得很,“你哭什麼?本宮還冇死呢。”

宇文齡上前拉著她的手,哭著道:“母妃,進去吧,這裡冷。”

賢妃卻掙脫她的手,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逼著她仰起頭看她,厲聲道:“你給本宮記住,你是本宮的女兒,本宮落得今日這下場,是元卿淩造成的,你嫁到冷家之後,必須要讓冷家的人幫你除掉元卿淩,你知道嗎?隻有這樣,母妃纔有盼頭。”

她用了很大的力氣,手指骨頭咯咯作響,捏得宇文齡的下巴生痛,宇文齡駭然地看著她,落淚不止。

“哭有什麼用?”賢妃放開她,粗暴地道,“隻知道哭,哭就能救得了本宮嗎?本宮傷了太後,你父皇決計容不下本宮,他肯定會把本宮打入冷宮的,你知道嗎?”

宇文齡泣不成聲,“母妃……我隻怕父皇會殺了你。”

“他不會!”賢妃眯起眼睛,神情陰狠,“他殺了本宮,便是殺了太子的生母,除非是要廢太子,可廢掉太子便是動搖國本,傷筋動骨,你父皇事事以國家天下為重,不會行此險招,他寧可憋著一口氣,也會把此事遮瞞下來。”

宇文齡冇想到她還會這麼認為,不禁悲聲道:“如今人人都知曉此事,大皇姐說,估計等到初八早朝,便有人會上奏廢了五哥。”

“誰敢這麼做?”賢妃扭頭去看她,惡狠狠地道:“誰敢這麼上奏,你父皇就砍誰的腦袋,夫妻多年,我怎不知道他的性子?他會允許有人動搖國本嗎?再說,本宮傷了太後,太後又是蘇家本家的人,太後隻要不追究,誰能追究?”

“對了,”她盯著宇文齡,“你皇祖母那邊怎麼說?她要追究麼?你回頭去一趟,代替本宮跟她賠罪道歉,也轉告她一句話,本宮所做種種都是為了蘇家,太後也是蘇家女兒,她應該理解本宮做的一切。”

宇文齡搖頭,擦了一把眼淚,“父皇不許女兒去探望皇祖母,但是我覺得皇祖母心裡也生您的氣了。”

“本宮都冇跟她生氣,她生什麼氣?”賢妃抓住她的手腕,再厲聲道:“還有,你命人傳一句話給宇文皓,他殺了蘇家這麼多條人命,蘇家遲早是要找他報仇的,你叫他馬上去跪在蘇家大門口請罪,求他們的原諒。”

宇文齡張大嘴巴,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母妃,莫說蘇家冇有死人,就算死了,也不能讓五哥去跪拜請罪啊,五哥是太子,跪在蘇家的大門口,他們受得起嗎?”

“怎麼受不起……”賢妃怔了一下,猛地盯著她,“你說什麼?蘇家冇死人?不是說有幾人在大火中死了麼?你外祖母呢?”

宇文齡搖頭,“一個都冇事,且連傷都冇有,五哥放火的時候,是先鬨了一通,人都冇在裡頭了。”

賢妃側頭盯著宇文齡,眼神漸漸地冷厲起來,狠狠地道:“你竟然敢撒謊騙母妃?是不是你父皇和你五哥叫你來瞞騙本宮?蘇家死了人,他們竟然想粉飾太平?”

她沖天怒吼,“好狠毒的心啊,蘇家的人命,難道就比旁人的卑賤嗎?她元卿淩這會兒怎麼不出來叫屈了?為了麻風山的病人,她連本宮都能出賣,這會兒怎麼不見她出來了?”

宇文齡被她的癲狂嚇著了,踉蹌退後一步,痛哭道:“母妃,您彆這樣,蘇家真冇有人死,現在很多人都離開京城了,怕受您刺殺太後的罪連坐,都走了大半了。”

賢妃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直打得宇文齡跌倒在地上,她指著宇文齡一字一句地道:“不可能,叫元卿淩來!”

宮婢忙上前扶起宇文齡退出去,賢妃一個箭步上前揪住宇文齡的衣衫,對著臉又是兩巴掌,狂怒吼道:“叫她來,本宮要質問她。”

宇文齡大哭,哪裡還敢留在這裡,想與宮婢一同逃出去,但是賢妃拉住她的手,扯著她的頭髮直往裡拽,宇文齡放聲大哭,“母妃,放手,好痛啊,好痛啊!”

賢妃卻不撒手,眼底已然一片執狂之色,乾脆就拔下了宇文齡的簪子,刺她的脖子,宇文齡細嫩的脖子頓時溢位了一抹血珠子。

宇文齡素來膽大,但是因抓住她的是自己的母妃,此刻不敢反抗半點,隻一味傷心大哭。

宮婢嚇得跪在地上求她,賢妃一雙眸子染了火焰,下巴抬起,盯著宮婢道:“出宮去找太子妃進來,本宮在這裡等著她,最好快一點,否則,本宮就拉著公主一塊死。”

宇文齡被拖行而上,賢妃坐在階梯最高一層,手死死地抓住宇文齡的頭髮讓她匍匐在整條石階上頭,簪子就抵在她脖子的位置,賢妃渾身都在顫抖,散亂的頭髮被風吹得亂舞,宮婢瞧見,心底說不出的駭然震驚,在地上爬了幾下,才猛地一個激靈起身跑了出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