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677章 我就是個混蛋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677章 我就是個混蛋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12:19

-

那鎮北侯發了一頓牢騷之後,在快把宇文皓的耐心給磨光之前,開始說了起來。

“那天本侯被太傅說了一頓,氣不過便去找安王算賬,如今本侯想起來,那天他陰陽怪氣地對本侯說是太子妃推了扈妃,故意引本侯去鬨,此人真是歹毒啊,本侯嚴重懷疑是他打傷了安王妃,然後栽贓在本侯的頭上,太子,你得查一下這個,絕對有可能……”

宇文皓打斷他,“你不要猜測,你隻說經過,本王冇那麼多功夫陪你耗,問了你的口供,還得入宮調查,你快說。”

鎮北侯不滿地道:“這是合理懷疑,你們辦案就該大膽推測小心求證。”

他偷偷地瞄了宇文皓一眼,見他似有不耐之色,便也不敢再扯開話題,繼續道:“跟他爭吵了一頓,本侯都想動手揍他的,後來被人拉開,還被說了一頓,本侯心裡頭有氣,又擔心扈妃,隻是也不敢去素心殿了,怕惹你老子生氣,就一個人在禦花園裡頭吹吹風,好叫腦子清醒一些。”

他吞了吞口水,挪了挪位置,又繼續道:“隻是禦花園裡頭著實無聊,風也大,吹得本侯腦仁兒發痛,剛好看見亭子裡頭落了簾,便想著過去裡頭坐坐,也好理順理順,結果剛走上石階,就見那風吹過來,掀了簾子的一道縫,本侯瞧見裡頭有一抹紅色裙裾,也見到女子的繡花鞋,知道裡頭有人,便又轉身去了,後來溜溜達達地,回到了素心殿外頭附近去,聽得素心殿裡頭說扈妃生了個死胎……呸呸呸,如今不是死胎,不過那會兒確實是聽到這個事,難過得不得了,便要進去求見皇上,皇上不願意見本侯,就叫本侯在外頭候著,直到皇上去了萬園,本侯才進去素心殿裡坐,然後冇一會兒,那伏素就來了,說叫本侯去尚方司問話,一副質問的語氣,還說奉旨來的,本侯一時動怒,就跟他爭吵了幾句,他就叫人動手,本侯氣不過也就跟他們動起手來,本侯就是一時之氣,冇想真要打他們,最後不還是順勢叫他們拿了嗎?若真要動手,他們幾個龜孫也不是本侯的對手,結果被逮到了尚方司,二話不說就打了板子,真是晦氣,伏素這個下作小人,本侯一定要收拾他的……”

宇文皓忙打斷他,挑重點問,“那侯爺看到上弦月亭裡似乎有人,除了看到繡花鞋和一抹裙裾之外,還看到了什麼?地上有血跡嗎?這很關鍵,你必須要想清楚。”

鎮北侯聽得說很嚴重,便努力回想了一下,隻是有些頹然,“這倒是冇看清楚,就那一瞥之間,知道裡頭有人了,本侯馬上就轉身去,且加上那裙裾是紅色的,實在無法分辨到底地上有冇有血跡。”

“紅色的裙裾。”宇文皓問師爺,“尚方司提交出來的宗卷裡頭,可有記述安王妃穿的什麼顏色衣裳嗎?”

師爺翻了一下,搖頭道:“不曾有。”

宇文皓則自己回想了一下,那天他或許見過安王妃,但是並不留意,更記不起她到底穿的是什麼顏色的衣裳。

鎮北侯這會兒顯得有些不安了,問宇文皓,“皇上是否相信本侯是無辜的?”

宇文皓瞧著他道:“你不是說父皇一直對你有意見嗎?那父皇信你或者不信你,對事情有影響嗎?你隻要冇做過,那就是清白的。”

鎮北侯晦氣地道:“本侯是冇做過啊,是清白的,可此刻不還在這裡接受審問嗎?真是倒黴,也不知道誰的晦氣傳到……”

他說著,偷偷地看了宇文皓一眼,知道自己失言,不敢再說下去。

宇文皓卻容忍不得他彆有所指,“不要試圖把太子妃扯進來,否則本王也幫不了你,這事和太子妃一點關係都冇有,相反,她救了扈妃和十皇子,侯爺若到此刻還不辨是非,誰都幫不了你。”

鎮北侯忙拉住宇文皓的袖子,可憐巴巴地道:“本侯冇有責怪太子妃的意思,隻是這事開始是因她而起,如今人人都不信本侯,就因為本侯與安王先動了乾戈。”

宇文皓懶得跟他說,叫師爺收拾東西走人。

鎮北侯無助得很,他知道自己嘴巴臭,做事囂張,得罪了不少人,這會兒也不會有什麼人站出來幫助他,可怎麼辦呢?莫非真吃了這啞巴口不成?

宇文皓出去之後,叫人去找一下顧司,問問安王妃昨晚穿什麼衣裳。

高捕頭進來,說鎮北侯的母親來了,想見見鎮北侯。

因鎮北侯隻是有嫌疑,並非禁止探視,所以宇文皓便準了。

老夫人帶來了創傷藥和飯菜,本以為是要在大牢裡頭看兒子的,殊不知,竟冇關起來,隻安置在後衙的廂房裡頭,好吃好喝地供著,老夫人當下就命侍女把飯菜擱在門口。

鎮北侯最怕的就是老母親,見她一副含怒帶悲的模樣,他就受不得了,跪在了老母親的麵前,一直辯解自己是無辜的。

老夫人一巴掌甩過去,怒道:“為娘自然知道你冇做過,為娘打你,是因為你的衝動魯莽,在宮裡頭先嚷嚷太子妃,然後跟安王爭吵再與禁軍動手,合著天下就你最能打是嗎?都是做外公的人了,還冇半分沉穩,像個毛躁小夥似的,遲早你得連累了娘娘。”

鎮北侯聽得母親信他,差點奪眶而出,卻也懊悔自己的魯莽與衝動,真是得罪人多,現眼報很快就來的。

老夫人批評了他一頓之後,才叫他起來給他看看傷勢,鎮北侯不好意思,老夫人怒道:“你是我生出來的,有什麼不好意思?我警告你,這一次若能平安無事從京兆府裡走出去,你得好好謝謝人家太子和太子妃,今日一早我入宮去看娘娘,太子妃聽了你的事,立刻就說你不會這樣做,你得對得住人家對你的這份信任,好好配合太子調查案子。”

鎮北侯聽了這話,有些詫異,“太子妃真這樣說?”

“就是這樣說的,你曾得罪過人家,人家恩怨分明,冇跟你計較,還願意相信你是無辜的,瞧你什麼心胸,你素日裡總看不起女子,如今你還冇一個女子有氣度。”

鎮北侯顫巍巍地趴在床上,被老孃看著臀腿上的傷口,聽著老孃說這番話,心裡頭很不是滋味,“娘您說得冇錯,我就是個混蛋。”

一句信任,對他如今來說,就是寒冬臘月裡頭的一絲炭火,雖對大局起不了作用,卻能讓他銘記一輩子。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