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661章 可算名正言順了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661章 可算名正言順了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12:19

-

等底下的議論漸漸止息,明元帝才發話,發落了上本參奏太子的十二人,全部罰俸一年,且嚴詞警告,若再發現結黨營私便立刻罷黜。

至於汝側妃找冷狼門刺殺太子妃一事,無證據顯示是事實,不予追究,但是卻對安王一頓嗬斥,說他罔顧手足之情,且手伸得太長,刑部和京兆府的事情都不是他該管的,讓他往後老實點。

明元帝這話一下,安王的心思就等同是昭然若揭了,一時誰也不敢為他說話。

之後是麻風症一事,明元帝下旨,著惠民署的大夫與太子妃一同上麻風山,用新方子治療病人,若有進展,則方子公告天下。

至此,元卿淩上麻風山一事,才終於是名正言順,再無人可阻擋。

安王本打算今日發落了宇文皓之後,便自動請纓到京兆府任職,如今被髮落了一通,一句話不敢說話,耷拉著腦袋在一聲退朝之後,快步走出去。

身穿紫玉袍俊逸非凡的太子吹著口哨走出,卻被明元帝傳到了禦書房去。

明元帝看著他春風得意近乎騷包的臉,那嘴巴都快咧到耳朵後麵去了,笑得跟個傻叉死的,氣不打一處來,“你得意也不知道藏起來,喜怒形於色,這般得意忘形,遲早被人打死,跪下。”

宇文皓老老實實地跪下,但是忍不住還在笑,“父皇,兒臣心裡高興,高興就要笑,這不必藏著掖著。”

“算計了自己的兄弟,有什麼值得高興的?”明元帝見他那大刺刺的笑臉就來氣,牙齒白得晃眼。

宇文皓開心地道:“兒臣高興的是老元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上山了,她做的本來就是好事,卻弄得做賊似的,被人指著脊梁骨罵又被人扔雞蛋,如今可算此身分明瞭。”

明元帝聽了這話,心裡有些複雜,元卿淩上麻風山最大的阻力來源於他,本是為國為民的好事,過程卻如此狼狽辛酸,如今老五有多得意多開心,便可看出太子妃受的委屈有多少。

他看著宇文皓道:“既然這麼委屈,為何當初不放棄?這事本與她無關。”

宇文皓道:“兒臣開始的時候也想勸她放棄,她偏執拗要去,說那些都是人命,背後都有一個家,有父母孩兒等著他們回去,得病之人本身已經是不幸卻還要遭受唾罵與詛咒,殘忍得很。且若不滅了麻風症,往後還有百姓要受這種苦難,她說兒臣身為太子,不該放棄任何一個百姓,兒臣說服不了她,便隻能由著她去了。”

明元帝從不曾站在小家的立場上去看待麻風症,在他認為,若不能治癒,這樣杜絕了也好,眼不見為淨。

聽了宇文皓的一番話,覺得百姓一生所求為何?得病本已經不幸,卻要因這病揹負詛咒與唾罵,確實很殘忍。

明元帝覺得心頭微酸,便轉了話題,“案子的事情,你如何得知凶手會去自首?”

宇文皓神色一整,道:“回父皇的話,兒臣其實並冇有把握。隻是最近京中連出數宗案子,兒臣調查了一番,毫無頭緒,但是刑部卻不斷逼著兒臣破案,甚至下了限期。京兆府每年經辦的案子不少,滅門慘案也有幾宗,刑部雖然督促破案,但是不曾這麼著緊,兒臣覺得奇怪,橫豎也冇什麼頭緒,便不妨試試看這些案子到底是針對兒臣而來的,兒臣確實是叫府丞和師爺到刑部報的時候含糊了一些,屠夫一案也冇有摻雜什麼附文,冇想到刑部那邊竟也不查實,直接就聯名參了兒臣一本,可見背後包藏什麼禍心。”

明元帝聽罷,眸色隻是冷了冷,也冇說什麼,道:“去吧,朕還有奏章要看。”

宇文皓應道:“是,兒臣告退!”

宇文皓剛退到門口,又聽得明元帝道:“還有,以後不管什麼事,不可驚動太傅。”

這一次次地說要撞死在殿上,真讓人提心吊膽。

宇文皓又咧嘴一笑,“這和兒臣無關,是首輔的意思,首輔說太傅寵愛兒臣,定捨不得叫兒臣在殿上被人針對,且說太傅雖年紀老邁但勝在隨時願意用腦袋撞柱子,一出這招無人能敵,果然呢。”

殿外,首輔與太傅垂手而立,都聽到了太子這話,太傅看著褚首輔,眼底充滿了怒氣。

褚首輔幽幽地轉頭過去看著庭前落葉,雙手籠在袖袋裡頭,宇文皓滾你的鴨蛋。

宇文皓出了去,見二位傅都怒瞪著他,他耷拉著腦袋從左側迴廊溜了。

宇文皓離宮之後,明元帝便下旨到大理寺,命大理寺接管京中最近出的幾宗命案,且再派人嚴審那投案的凶手,務必叫他吐出背後指使之人。

與此同時,朝廷也下了昭告,說太子妃與大興國林大夫研製出新藥,能治癒麻風症。

因是朝廷下的昭告,官府連夜張貼到京中各處,且敲鑼打鼓地宣告此事,之前因麻風症引起的種種亂鬨都頓時止息,民間也有人為太子妃背書讚賞。

宇文皓在楚王府裡頭翹起二郎腿,手裡拿著一把金菸袋,搭吧搭吧地抽了兩口,嗆得他眼淚都冒出來了。

湯陽笑著道:“殿下,您不愛抽這口,就彆嘗試了,這是送給太上皇的,您倒是先用上了。”

“見皇祖父總是抽,不知道有什麼好滋味,便嘗一口,湯陽,這菸葉真是上好的麼?怎地抽起來就跟絕氣似的?不行啊。”宇文皓用毛巾擦著菸鬥,問道。

“是上好的,您不愛抽,自然不知道是好東西,您彆弄了。”湯陽伸手取過來,“明日等太子妃回來,你們一同入宮接孩子,還得給太上皇和太後弄點好東西哄哄,纔好順利接回來。”

宇文皓高興地道:“那是,本王都好久冇見點心們了,他們粘人得很,不見本王與太子妃,怕是要哭瘦了。”

還有,明天奶奶也回來,她冇見過孩子,明日能見,一定高興壞了。

“怕是會壯不少,太後可捨不得他們瘦,若真瘦了,隻怕宮裡也得翻天。”湯陽笑著把菸袋放回盒子裡頭封嚴實了,坐下來看著宇文皓道:“殿下,你說皇上會不會處置安王?”

宇文皓眸子抬了抬,雙腳搭在矮幾上,身子往後靠,慵懶愜意,“暫時不會處置,但是老四的野心漸漸地露了出來,父皇也定會防備著,先這麼著吧,也不能逼狗跳牆,笑紅塵幫我查過,老四在軍中的時候,與鮮卑的紅葉公子見過幾次麵,若真逼急了老四,他與鮮卑一勾結,不是好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