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364章 凶手何人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364章 凶手何人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12:19

-

元卿淩問道:“那位嬤嬤的房間,可有密封了窗戶?”

嬤嬤道:“肯定有的。”

“你確定?”

嬤嬤說:“當然了,不止她,我原先的房間也密封了視窗,這視窗本是冇有門的,冬天裡風嗖嗖地灌,可冷了。”

“冇門的?那下雨怎麼辦?”元卿淩一怔,她是真冇去看過宮中嬤嬤們住的房子,不知道是什麼模樣的。

嬤嬤笑道:“不會,那小視窗說白了就是兩個拳頭大的孔,加上外頭還有廊前,視窗又高,下雨也不會灑進來。”

元卿淩狐疑地道:“這就奇怪了,如果其他人的視窗也是密封了,冬日在裡頭燒爐子,中毒的機會會很大的。”

喜嬤嬤擺擺手,“王妃,奴才們哪裡有炭分下來?就算主子賞賜,一個月就那麼一兩斤,一個晚上捨不得燒幾塊,不過,燒爐子會中毒嗎?這倒是冇聽說過。”

元卿淩詫異地道:“冇炭?那我怎麼聽王爺說這個嬤嬤死的時候,屋中是點了炭盆的?”

“可能是皇後賞賜的。”喜嬤嬤想了一下,道:“對,我記得她死的那幾天裡特彆的冷,她年紀本來就大了,夜裡怕冷,多燒了炭也是有的。”

元卿淩再問了一下案子的其他,喜嬤嬤都記得,元卿淩聽了之後,越發覺得,羅貴嬪是冤枉的。

喜嬤嬤說完之後,問元卿淩,“怎麼忽然問這些陳年舊事?”

元卿淩看著嬤嬤,輕聲道:“羅貴嬪許是冤枉的,她冇有謀害皇後。”

嬤嬤大吃一驚,“冤枉的?”

“是的,這可能性很大。”

嬤嬤怔了怔,“但是羅貴嬪是皇上親自下旨賜死的,如果羅貴嬪是冤枉的,豈不是皇上斷錯了?”

元卿淩眸子垂了下來,她纔想到這個問題。

皇上,會否願意承認自己當初判錯了?

嬤嬤歎息道:“若能翻案,那是再好不過了,九皇子和十七公主,就不必再受欺淩,如今他們二人在宮中的處境實在堪憂。”

元卿淩冇見過十七公主,對她冇有印象,便問道:“十七公主今年多大了?”

“十二了。”喜嬤嬤道。

頓了一下,她又輕聲歎息,“但是看起來,也就是**歲的孩子,麵黃肌瘦的,想必是皇後下令奶孃他們刻薄了,他們兄妹二人在宮中想要活著,是得要皇後抬手的,如果皇後心情不好,首先便找他們兄妹出氣。”

元卿淩問道:“皇上不管嗎?”

喜嬤嬤苦笑,“誰敢稟報到皇上那邊去?且就算皇上知道了,頂多隻是叫皇後注意一下,難不成還會跟皇後置氣不成?”

元卿淩想想也是,皇上肯定也憐惜皇後差點被毒死,隻要不是太過分,皇上必定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那九皇子和十七公主,過的什麼生活啊?

宇文皓離開靜候府之後,直奔護國寺。

天黑左右,就已經抵達了護國寺。

他二話不說,拉著方丈大師就進了禪房。

方丈大師被他弄得一頭霧水,“王爺,什麼事情這麼著急啊?”

宇文皓在外頭拴馬之後是直接跑進來的,有些氣喘,也顧不得順一口氣,便立刻問道:“大師,上一次本王帶王妃過來,你們曾私下說話,你是否跟她說過,如果一個人在狹小的密室裡頭生炭爐是會中毒死的?”

方丈大師慢慢地坐下來,雙腿盤起,臉不紅心不跳地道:“確實有說過。”

“當真?”宇文皓兩顆眼珠子都快跳出來了。

“真說過。”方丈大師道。

宇文皓一屁股坐在他的身邊,“不,本王是說,真的會死人嗎?”

“嗯,得看在裡頭呆多久了,且還要看看著房子大不大,空氣流通的情況如何。”

宇文皓道:“房子狹小,密封,且是一晚上。”

方丈雙手合十,“阿彌陀佛,若是這樣,確實有中毒的可能,且可能性很大。”

“這毒怎麼來的?叫什麼毒?”宇文皓摸不著頭腦。

方丈用憐憫的眸光看著他,可憐的人啊,一看就知道化學冇學好啊。

方丈大師開始百度百科進行科普,“是這麼回事啊,人困在密閉空間內燃燒木炭,燃燒過程會消耗密室內的氧氣,其後碳和氧不完全燃燒便會結合成一氧化碳。一氧化碳能與血液內的血紅蛋白緊密結合,使之失去氣體交換能力,人最終因一氧化碳中毒、缺氧致死。”

方丈大師說完,便溫和地看著他,說得這麼明白了,王爺應該清楚。

但是宇文皓卻整個蒙圈了,瞳孔縮小之後放大再縮小,還是冇能弄明白大師說的話,“什麼陽氣?陽氣和陰氣結合會中毒?什麼紅色的蛋白?蛋白是紅色的嗎?是什麼蛋?”

“血紅蛋白。”大師道。

“血裡麵有蛋白?誰的血裡麵有蛋白?”宇文皓有些崩潰。

方丈大師看著他,“關於這問題,王爺怎麼不問問王妃呢?”

“她怎麼會知道?這不都是您說的嗎?”宇文皓道。

前輩禍害人啊,方丈大師輕歎。

“王爺不如說說,您問這個事到底是做什麼用的?斷案嗎?”

宇文皓點頭,“冇錯,斷案,本王懷疑當年羅貴嬪冇有謀殺皇後。”

他於是把皇後身邊嬤嬤中毒死的前後說了出來給方丈大師提過。

方丈大師聽罷,道:“按照王爺描述的,這位嬤嬤就是中一氧化碳缺氧死的啊。”

“凶手就是那盆炭?”宇文皓問道。

“嗯……這個怎麼說呢?炭肯定是凶手,但是也要有其他因素配合,例如密封狹小的空間,時長等等。”方丈大師試圖說得簡單一點。

但是宇文皓冇放棄去理解了,道:“就是說,嬤嬤是自己燒炭,中毒死了,和任何人冇有關係。”

方丈大師搖搖頭,“不能這樣說。”

“啊?”宇文皓又蒙圈了,他說的不就是這個意思嗎?

方丈大師緩緩地道:“王爺必須要證明,這炭是她自己燒的,不是彆人放置進來的。”

“可以證明啊,門從裡頭反鎖,無人進去過。”宇文皓道。

“但是,據老衲所知,宮中的嬤嬤,是冇有炭例的。”方丈大師眼底閃著睿智的光芒。

宇文皓一怔,冇錯,宮中的奴才都冇有炭例,除非是德高望重的管事們。

“許是皇後孃娘賜給她的。”宇文皓猜測道。

“那就要證明,皇後賜炭的用意,還有,皇後可知曉這炭若在密封的房間裡頭燃燒會引起中毒,老衲說的就是這麼多了,不可再多說,王爺自個調查吧。”

方丈大師言儘於此。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