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333章 紀王側妃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333章 紀王側妃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12:19

-

孫王妃靜靜地坐在他的身邊,把頭依偎在他的厚實多肉的肩膀上,心尖猶在發抖。

孫王伸手摟住王妃,輕聲道:“彆怕,都過去了,凡事有本王在。”

素來,孫王都是被安慰的那一位。

孫王妃很有擔當,府中大小事情,她一個人便可主持得妥妥噹噹。

如今她怕了,軟弱下來,得了孫王這一句,她便紅了眼圈,鼻音重重地道:“嗯!”

“老五不會善罷甘休,此事若審起來,你隻管如實說,不必為孫王府的名聲著想。”孫王輕聲道。

“我知道。”孫王妃也心疼死了的丫頭仆人,對褚明翠是恨之入骨了。

宮中自然因此事也是翻了天的,明元帝聽了之後,隻覺得荒誕,一個褚明翠,燒了整個齊王府?重傷袁家的人,再擄走楚王妃?

聽起來就像是一個笑話。

但是底下跪著的那個人告訴他,這不是夢也不是笑話,褚家出能人,這位女能人著實做到了。

所以,明元帝在瞪著眼睛怔了一下之後,黑沉的臉露出了諷刺之色,“這和離在即,還能生出這般變故,怎能不叫人心悅誠服?”

話是這樣說,卻嚴旨下去,先責了京兆府一個巡查不力之罪。

元卿淩也知道宇文皓被責問了,這事在她看來是正常的。

畢竟,京中出了這麼大的亂子,齊王府被燒,孫王府刺客進入,死傷多人,再一位當朝親王妃被擄走,若是在她那個年代,估計好幾層領導都得被問責。

在這樣陰影的籠罩之下,褚明陽還是出嫁了。

十裡紅妝是冇有了,可褚家的女兒出閣,總不至於寒酸便是。

嫁妝一箱箱地馱往了紀王府,賓客如約前來,賀一賀紀王娶側妃大喜。

紀王妃被攙扶出來坐在正座之上,看著褚明陽跪在麵前奉茶,她也冇有刁難,喝了茶,說了幾句好話,便推說身子不爽,回了房中。

紀王心情大好,席間與賓客推杯換盞,不亦樂乎。

他對這門親事還是很看好的,褚明陽如今至少比紀王妃有用。

紀王妃本也是一株茂盛的花木,可如今隻剩下光禿禿的樹乾,樹乾也被蠶食,開始腐爛,不能大用。

而褚明陽則是原先的紀王妃,枝葉茂盛,植根千裡,可以讓他隨意盤剝。

他意氣風發地進了新房。

龍鳳花燭在燃燒,納娶側妃本不該燃燒龍鳳燭,但是,他知道怎麼討好一個女子,褚明陽在乎什麼,他便給什麼。

他要她覺得自己是以正妃的身份入門,他往後的榮耀富貴,都和她是一體的。

虛榮與實權他都可以給她。

他屏退伺候的陪嫁與侍女嬤嬤,揹著手走了進去。

新嫁娘坐在床上,蓋頭垂下,流蘇靜止不動,看得出許久她都不曾動彈過,維持著那樣的姿勢,靜坐了許久。

聽得腳步聲,她身子明顯一僵。

秤桿伸進來,輕輕地挑開了紅蓋頭一角,褚明陽垂著頭,看到地上一雙錦緞雲海圖案靴子,如一隻斑斕的野獸。

她慢慢地抬起眸,看著眼前這個霸氣清貴的男子。

她的心臟一緊,那眉目何其相似啊?

可惜到底不是他。

大手覆蓋過來她的臉,柔柔地搓了一下,在她的麵前攤開,五指修長,骨結分明,“你也餓了,本王陪你吃點。”

她略一猶豫,把手伸進了他的手中,大手一握,力氣傳遞過來,她便被拉了起身。

他整個人都是柔和的,並非外間說的這般猙獰霸道。

她心中稍稍鬆弛,陪同入座。

紀王倒了酒,眸子細細地眯起,淺然一笑,“能喝酒嗎?”

褚明陽執住衣角,紅燭映照得她的臉紅彤彤的,眼角染了微紅,“能喝一點。”

他笑意盈盈,執住她的手,摩挲了一下她的手背,溫柔地道:“那喝過這杯交杯酒,從今往後,你便是本王的妻了。”

褚明陽眸子一動,“妻?”

紀王微笑,眼底斐然,“是的,在本王心裡,你是本王的妻。”

褚明陽抬頭看他,睫毛飛快地一動,便垂下了眸子,心跳有些急促。

交杯酒一喝,紀王的眸子便深邃沉暗了起來,一手抱起了她便往床邊走去。

褚明陽把頭埋在他的胸前,死死地攥住自己的衣袖,一動不動。

她被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紀王撫摸著她的臉頰,如同撫摸一件珍貴的寶貝,眼底飽含寵溺之情。

褚明陽看過這種眼神,在宇文皓的眼底裡瞧見過,那時候他在看著元卿淩。

這一個眼神引發了她強烈的嫉妒與不適。

如今在紀王眼底裡看到,她心尖都在發抖,整個人如在雲端上飄著。

她開始慢慢地冇有牴觸他的撫摸,身子從開始的僵硬到鬆弛。

當他的唇覆蓋下來,褚明陽已經閉上眼睛,欣然接受了。

這種事情出閣之前,便有人專門教過。

她知道如何屈意承歡,討好夫婿。

紅燭搖曳,光影迷離,床上嚶嚀微息,攻城掠池,長驅直進。

茹一閣。

紀王妃在茹一閣裡頭設下了佛堂,她跪在蒲團上,案上的流金香爐裡點了檀香,香氣絲絲縷縷地從鏤空口子上吐出來,香氣縈繞,叫人心頭安詳。

她手中轉動念珠,嘴裡念著金剛經,一副潛心向佛的模樣。

片刻,侍女進門,跪在了旁邊輕聲道:“王妃,王爺已經到那邊歇下了。”

紀王妃繼續唸經,置若罔聞。

等一遍金剛經唸完,她站起來,佛珠遞給了侍女,侍女擱在了案上,扶著她走了出去。

“明日若側妃過來請安,便說我身子不爽,免了這規矩。”紀王妃淡淡地道。

侍女一怔,“王妃,這是何故?”

“不止明日,接下來幾日都是這般。”紀王妃坐下來,喝了一口茶,眸子淺淡地抬了抬,又道:“明日你叫人燉點東西送過去側妃的屋中。”

侍女不忿,“王妃何必這般討好?”

婆子披風進來,怒斥道:“王妃吩咐你,你照做便是,說那麼多話做什麼?”

侍女委屈地彎下唇,“奴婢隻是替王妃不甘心。”

“娶個側妃而已,”紀王妃沉沉地靠在椅子背上,“有什麼不甘心的?不是褚明陽,也會是其他人。”

婆子打發了侍女出去,給紀王妃取藥,道:“明日怕是去不了楚王府,楚王府命人報,說楚王妃身子還很虛,起不來。”

紀王妃吃了藥,道:“不打緊,她會叫人送藥來的。”

她甚是疲憊,緩緩地閉上了眼睛,片刻,複又睜開,眸子裡銳光如刀劍,“我得快些好起來,褚家的人進了府中,就不可大意。”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