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260章 冇您說的那麼嬌氣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260章 冇您說的那麼嬌氣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12:19

-

元卿淩點頭,“你就當是吧,假如你是我,你會救紀王妃嗎?”

阿四想了一下,道:“會!”

元卿淩詫異,“為什麼?”

阿四咧嘴笑了,“紀王妃死了,那褚明陽就是正妃,比起紀王妃,我更不喜歡褚明陽。”

“我也不喜歡褚明陽,但是褚明陽不曾像紀王妃那樣直接威脅過我的性命。”

所以這個選項是因應喜好而做出選擇的?

“褚明陽以後如果做了紀王妃,她也會和現在的紀王妃做同樣的事情,而且,她會更加無所顧忌,紀王妃計謀深沉,雖然像毒蛇一樣很恐怖,可那褚明陽就是瘋了的豺狼,豺狼咬一口是要命的,毒蛇還能解毒呢。”

元卿淩點頭,這一點其實她想過的,紀王妃冇比褚明陽好到哪裡去,但是,褚明陽一定會更直接更殘暴。

或許,這就是她潛意識裡要救紀王妃的原因。

同時,想必還有一個原因,是元卿淩不太願意承認的原因。

是紀王妃那天過來與她說的那番話。

紀王妃說可以幫老五登上太子之位,她不需要紀王妃的幫忙,但是,如果紀王妃的兄長佟安門下的人都不支援紀王,就等同削了紀王的左膀右臂,甚至更盛。

紀王勢力被削弱,加上這一次被皇上處罰,自然就得韜光養晦,低調做人,暗中積蓄勢力,這需要一個過程,需要日子。

換言之,這等同是勢力重新洗牌。

“阿四,按照你說的那樣,褚明陽更討厭一些,更凶悍一些,那就算紀王妃活著,也未必是她的對手。”

阿四笑了,“不,王妃您是人,豺狼咬您很容易,但是豺狼咬不了毒蛇,毒蛇是可以反咬豺狼,當然了,如果王妃您能控製毒蛇去咬豺狼,讓她們兩敗俱傷,您就是最後的贏家。”

元卿淩看著忽然變得很腹黑的阿四,她一直以為阿四很魯莽,和徐一一樣。

但其實不是,阿四比徐一通透很多,她隻是冇有人情練達而已。

元卿淩斟酌了一下,“所以,你的意思是說,紀王妃必須要救了?”

“王爺不會準許。”阿四適時道。

元卿淩點頭,歎息道:“對,他膽子小,惹不起那些人。”

阿四看著她,不禁為王爺辯解起來,“我祖母說,王爺是咱北唐做英勇的戰士,他不是膽子小,他隻是擔心您出事,我都聽徐一說過了,當初您可是在紀王妃的手底下吃過不少虧,王爺又不能總陪著您,為您安全計,他隻能是先避開了。”

元卿淩笑道:“我知道,我也不是說埋怨他,我隻是說現在就是這麼一個情況,要說服他讓我去救紀王妃,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您不能瞞著王爺去。”阿四警告說。

元卿淩道:“我不會瞞著他。”

隻是要斟酌一下,怎麼說服他。

宇文皓去跟方丈說話,他試探地問道:“對了,王妃今日見了大師您,回去便嚇得要緊,說您跟她說了一個鬼故事,是嗎?”

方丈微笑道:“那確實算是一個鬼故事。”

出家人不打誑言,宇文皓相信他。

“王妃有心事,王爺知道嗎?”方丈問道。

宇文皓點點頭,“大師您慧眼如炬啊,其實本王覺得她有很多事情瞞著本王。”

“今日王妃大致跟老衲說了一下,不外乎是為紀王妃治病的事情。”方丈道。

“在這一點,我們意見一致,是絕對不可能去給紀王妃治病的,大師,如今老大在您這裡,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想必在菩薩的麵前也遮瞞不住,那是狼啊,狼會惦念救過他的人嗎?不,救他的人也會被他吞噬飽腹。”

方丈微笑,“王爺,您擔憂的不無道理,但是,趕狗入窮巷尚且會極力反抗,更不要說是惡狼。”

“又不是本王趕他們進去的。”宇文皓不滿地道。

方丈道:“冇錯,不是您,但是,她知道王妃有救她的法子,王妃袖手旁觀,這條惡狼,會不反噬一口嗎?”

“按照您這麼說,救她,咬一口,不救,咬一口,那何必浪費這勁?”直接殺了得了。

這話可不好當著大和尚的麵說,這些出家人都慈悲為懷。

方丈拿出棋盤,擺了下來,微笑道:“這人生啊,就像是下棋,棋逢對手,下一把也不妨,可若怕輸直接就不下場,豈不是無趣?”

宇文皓態度堅決,“大師您說的意思本王都明白,但是,本王不會冒險。”

方丈看著他,意味深長地道:“紀王在這裡幾日了,紀王妃不曾命人送過用度給他。”

“嗯?那又怎麼樣?”宇文皓幫忙擺著棋盤。

“王爺最大的威脅,不是紀王妃,而是紀王。”

宇文皓笑了笑,“紀王妃也不是什麼善茬。”

“她的命在王妃的手中,越不是善茬,越好用,使用得當,就是一道屏障,任何人要找王妃的麻煩,就得先過她這一關。”

宇文皓咦了一聲,“大師,您這話怎麼聽著不對味啊?您這話一點都不慈善啊,不符合您的風格。”

方丈歎息,“有什麼辦法呢?有能耐的,不去爭奪,冇能耐的,爭個頭破血流,老衲也是為江山計,這也是逍遙公的意思,逍遙公的意思,就是您祖父的意思啊。”

宇文皓一怔,“皇祖父的意思?這怎麼可能?皇祖父是最不喜歡看我們兄弟內鬥的。”

“他不喜歡,你們就不鬥了麼?”方丈笑了起來,“內鬥也好,手足相殘也好,總比不得江山百姓要緊。”

宇文皓看著方丈,眉頭慢慢地蹙起,開始深思起來,“方丈,您這意思,是不是直接告知本王,祖父是有意要立本王為太子?”

方丈歎息,“奈何明月照溝渠啊!”

宇文皓擺擺手,“您甭說這些話激本王,這不是明月和溝渠的事情,本王不是冇有野心的人,但是眼下不是最好的時候。”

“王爺是擔心王妃會被牽連進來,老衲明白,但是王妃真冇那麼嬌氣,您一直都低估了她。”

宇文皓舉手下棋,“她再能耐,本王也得護著,得給她設下一道道的屏障,那樣,莫說傷害,就是接觸她都不行!”

方丈輕笑搖頭,下棋不語了。

宇文皓捏著棋子,心裡其實開始猶豫了,並未像他方纔說的那麼堅定。

讓他動心的是方丈那一句,紀王妃不是善茬,但是捏得住,那她確實就是一道屏障。

與其一直避著一條快要死的瘋狗,還不如搭把手讓這條狗過來看看門口。

但是,一定要找根繩子,套在她的脖子上。

“明日王爺走的時候,不妨在後山旁邊的小寺看看。”方丈道。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