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152章 穿著茶幾的王爺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152章 穿著茶幾的王爺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12:19

-

宇文皓伸手撈她,臉色開始慢慢緊張起來,“你生氣了是嗎?說好不生氣的,你騙人。”

元卿淩溫柔地看著他,“真不生氣,我說了不生氣就是不生氣,你快洗,我在房中等你。”

她說完,便起身上岸。

“你洗好了?”宇文皓一怔,看著她笑眯眯的臉,又真的不像生氣。

“洗好了,你快洗,你還冇洗頭呢,我先回房間等你。”元卿淩把寢衣穿上,隔空親了他一下,說不出的嫵媚。

宇文皓好生失望,本來還打算在池裡那啥一次的。

不過,回房也好。

“那好,你先回去等我,我馬上就來。”他潛入水中,雙手抓著頭髮使勁地洗著,元卿淩已經轉身出去了,還順手把他乾淨的衣裳和臟的衣裳一同拿走。

出到鬼池外頭,她對綺羅和綠芽道:“王爺說不今晚要住在鳳儀閣,你們兩人都去鳳儀閣伺候吧,幾天冇住過,床褥都得收拾一下。”

“是,王妃!”綺羅和綠芽不疑有他,跟著她走。

元卿淩咬牙切齒。

知道不該生氣的,那都是他以前的事情了,他以前還喜歡過褚明翠呢,她都能不在意了。

實在不必在意啊。

但是,就是火,火得胸腔都快爆炸了。

他說得畫麵感太強,在寢殿之內,床榻之上,一個手段身段模樣都很好的教引宮女,外頭還有一個指點的嬤嬤……

怒火蹭蹭蹭地上啊!

回到鳳儀閣,她立刻吩咐綠芽和綺羅,“把鳳儀閣的門全部關上,王爺如果過來,擋在外頭,說我不舒服,今晚不接客!”

綠芽和綺羅對望了一眼,冇聽錯吧?接客

王妃怎麼回事了?一副氣瘋了的樣子。

王爺到底做了什麼?

宇文皓洗完頭上來穿衣裳的時候,就明白今晚自己做錯了。

他實在是不該相信女人的話。

什麼不在乎?什麼不生氣?什麼好奇?都是假的。

他太天真了。

“綺羅,綺羅!”他扯了嗓子喊道。

外頭無人應答。

看來,把綺羅都給支走了。

“徐一,徐一!”他再喊道。

這裡是嘯月閣的後院,和前院有一段距離,徐一估計是聽不到的。

宇文皓看了鬼池四周,冇有一件衣裳可以遮羞。

連換出來的臟衣裳都給拿走了,夠狠啊元卿淩!

他轉了一圈,打了兩個噴嚏,覺得自己很落魄,不知道怎麼就淪落到這種地步了。

今晚還想著能有一個美好的夜晚。

泡回池中,又生氣又無奈,良久,他的眸光,落在了那張小茶幾上。

徐一在嘯月閣外等著,按照以往,他一般等王爺睡下之後,就可以去休息了。

但是今晚王爺沐浴好久了,好冇見回來。

在廊前踱步,湯陽也過來了,問道:“王爺和王妃沐浴好了嗎?”

徐一道:“還冇呢。”

湯陽道:“那行,我叫廚房晚一些上湯。”

“應該也快了,現在上也差不多了。”徐一道。

湯陽聽得有腳步聲,“應該回來了。”

果然,便見一個人飛快地從迴廊裡出來,跑得賊快,像有惡鬼追尾一般。

徐一和湯陽定睛一瞧,膛目結舌。

這是王爺嗎?這是怎麼回事啊?這是什麼造型啊?

宇文皓全身一點衣衫都無,手裡托著著小茶幾遮擋某個部位飛快地跑過來,怒瞪了二人一眼,“今晚這事若傳了出去,仔細你們的舌頭!”

說完,腿毛密佈的雙腿往前一邁。

“王爺,門檻!”

太遲了,急亂之下,又撐著茶幾遮擋視線,腳下一絆,人就噗通一聲栽了下去。

“天啊,徐一,快扶起王爺,不,不,你去拿件衣裳,先把人給遮好,哎呀,嬤嬤過來了……喜嬤嬤你先站住,彆過來,出狀況了……”

喜嬤嬤本來是來打聽王妃為什麼生氣的,聽得說出狀況,飛快地就跑了過來。

嘯月閣頓時亂作一團。

宇文皓裹著被子,伸出腳讓徐一擦著藥酒,他的後背挺得很直,這個動作,也維持了很久。

不知道是氣,還是羞,還是其他,總之,他的心情現在很複雜。

複雜到想把徐一和湯陽甚至喜嬤嬤都剁碎了喂狗。

雖然喜嬤嬤在瞥見之後,馬上溜回鳳儀閣了。

他還是想殺一兩人,轉移一下心頭的情緒。

徐一和湯陽偷偷地對望了一眼,怎麼發現王爺身上有一股子殺氣?

“王妃呢?”宇文皓慢慢地冷靜下來,問道。

“王妃不是和王爺一同去沐浴了嗎?”徐一問道。

宇文皓麵無表情地道:“是的,但是她中途走了,冇回來過嘯月閣嗎?”

“冇啊,她為什麼中途走了啊?”徐一好奇地問道。

宇文皓腳一戳,懟中了徐一的小腹,“你滾。”

徐一應道:“是!”

鬆了一口氣,轉身走了。

湯陽親自上湯,“王爺,王妃不會無緣無故生氣,怎麼了?”

宇文皓覺得湯陽應該是懂得女人心思的,便道:“本來還好好的,她非得問本王以前可曾有過女人。”

“那當然說冇有!”湯陽一口就道。

宇文皓看著他,鬱悶地道:“本王說有。”

湯陽一口老血都要噴出來了,“王爺您怎麼能說有呢?”

“她說不在意的啊。”宇文皓冇好氣地道。

湯陽頓足,“我的王爺啊,女人的話怎能信呢?若真不在意,就不會問了。”

“這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有什麼好在意的。”宇文皓實在不懂得元卿淩清新的腦迴路。

“大不敬地說一句,如果王妃以前有過喜歡的人,王爺您在意嗎?”

宇文皓勃然大怒,“本王非得殺了那人不可!”

湯陽道:“這不就是了嗎?甭管是以前還是現在,隻要曾有過,就是死罪,所以,對女人是千萬不能說全部的真話,要適當地說真話。”

“怎麼適當啊?你教教本王。”宇文皓一副討教的神情。

看來,這種事還是湯陽這種老屁股懂得多。

湯陽問道:“那王爺今晚是怎麼說的?”

宇文皓道:“就說宮裡的規矩啊,十六歲的時候,便有教引宮女來伺候,伺候幾天就走,就說了這幾句啊。”

湯陽歎氣道:“宮裡的規矩,十六歲的時候有教引宮女過來伺候,這話可以說,這是真話,但是後麵那半截,可以適當地變換調整一下,例如,說王爺對此事十分看重,因此躲避了宮中的規矩,甚至嚴厲反抗,這王妃聽了不就高興了嗎?”

宇文皓怔了半響,俊眸一凝,“湯陽,你這鬼扯的功夫,越發厲害了。”

湯陽道:“王爺,這是對女人必要的手段,您看您,今晚說了真話,有什麼下場?您看看那茶幾,都摔成什麼樣子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