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118章 酒太辣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118章 酒太辣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12:19

-

鐵樺木應該是世界上最堅硬的木頭了吧?比普通的鋼材都要硬上一倍。

在現代,鐵樺木屬於瀕臨絕種的野生植物,以前的人曾用鐵樺木代替金屬的,小玩意也有弄,但是價格都比較昂貴。

不過,今日她分明看到太上皇是用鋸子來鋸短,而且,這麼硬的木頭,雕刻也有很大的難度吧?總不會用金剛石刀來雕刻吧?

“太上皇親自雕刻的,這應該不是鐵樺木!”元卿淩道。

喜嬤嬤微笑道:“這還真隻有太上皇能雕,尋常侍衛都做不了。”

“太上皇病著呢,走路都冇力氣,怎麼能雕刻這麼堅硬的木頭?”元卿淩好奇地問道,聽起來,太上皇好厲害的感覺。

“走路冇力氣是因為病了,太上皇年輕的時候,是咱北唐武功最高的勇士,內外兼修,如今年紀大了,也多病,可雕刻的內力還是有的。”

“真有內力這個東西啊?”元卿淩更好奇了。武俠小說裡說內力達到一定的高度,就能飛花摘葉傷人。

喜嬤嬤正欲解釋,卻見門口閃了一道人影,她定睛一看,“喲,王爺這麼晚過來啊!”

宇文皓聽得說宮裡賞賜的東西到了,本想在門口偷偷看一眼,既然被喜嬤嬤發現,他就大方地進來,漫不經心地看了元卿淩手中的禦杖一眼,“這就是皇祖父賞賜的?”

“是啊,雕工特彆精美,王爺看看。”元卿淩伸了過去。

宇文皓冇想到她這麼大方,有些意外,遂接了過去,細細撫摸了一番,指腹劃過龍紋,觸感冰涼,有凹凸感,“雕工確實精緻,好東西,這真是寶貝,你必須要找個地方藏好,不可隨便拿出來,至少,非緊要關頭不可拿,一旦丟失了,那是大罪,本王替你放好吧。”

“不用,我自己放,我就帶在身上。”元卿淩一手拿了回去,給他藏好?那豈不是失去了這根禦杖的意義了?

“這怎麼能帶在身上?丟失了怎辦?”宇文皓正色地道。

元卿淩道:“我會小心的。”

但是,這東西雖說隻有拇指粗,可也有一米長啊,出去總不好帶著它出去。

背在身上也不行,像負荊請罪一樣。

她比劃了一下,很是煩躁。

喜嬤嬤笑著道:“王妃,您仔細看看火紋。”

元卿淩連忙低頭仔細看,龍紋和龍身附近都有火紋,且火紋是有規律的,大概是十厘米就有一道火紋。

火紋雕刻的比較深,比蟠龍都要深,實在不像是作為底紋陪襯用的。

元卿淩對著火紋摁下去,隻見“嗖”地一聲,禦杖竟然縮進去一節了。

她一怔,再摁第二道火紋,又縮進去一節,她驚喜地抬起頭,“這個是伸縮的,有機關。”

她連續摁下幾個火紋,最後禦杖縮成隻有十厘米左右,能輕巧地放置於袖中或者彆在腰間。

“這是怎麼弄的?太上皇太神奇了。”元卿淩狂喜,她是做研發的,對這個時代有這麼精妙的機關十分感興趣。

喜嬤嬤微笑道:“太上皇年輕的時候,還是一位出色的木匠!”

“了不得!”元卿淩高興得不得了,對宇文皓道:“你看,我能自己藏好。”說完,她往袖袋裡一塞,就不見了。

宇文皓懊惱地看了喜嬤嬤一眼,為什麼要告訴她?如果不說,這愚蠢的豬這輩子都不會知道的。

但是,看到她興高采烈的臉,似花一樣嬌豔明媚,難得她這麼高興,算了,反正她也不敢真的打他,他們說好了,不能家暴。

“高興,嬤嬤,你去弄點飯菜,我跟王爺喝一杯。”

“喝酒就算了,本王今晚冇怎麼吃,陪你吃點兒。”

“我得鍛鍊酒量了,不然以後會很吃虧的,反正明日纔去懷王府,你就陪我喝點。”元卿淩真誠地邀請。

宇文皓竟發現自己無法抗拒她的真誠。

他聳聳肩,“隨便,本王剛好也想喝一杯。”總得找點藉口不是?免得讓她以為說什麼他都會聽似的。

元卿淩覺得自己必須要喝成千杯不醉,至少有一個弱點被人發現了之後,這弱點就會成為她最大的威脅。

其嬤嬤的巧手,總能做出各種好吃的菜肴。

便是最簡單的材料,到了她的手中,都能化腐朽為神奇。元卿淩吃著,不禁笑道:“二哥一直說禦廚做的飯好吃,那是他冇吃過其嬤嬤做的飯,若吃過了,隻怕他會收拾包袱過來長住。”

宇文皓看著她,“你似乎跟二哥混得很熟。”

元卿淩為他斟酒,也給自己滿了一杯,這小小的杯子承載了大概一口酒,酒色清澈,香氣撲鼻。

元卿淩深呼吸一口,便覺得醉了三分,粲然一笑,“是啊,他人不錯的,就是貪吃了點兒。”

“點兒?”宇文皓嗤之以鼻!

元卿淩想起孫王胖墩的身子,肥美的手指,不禁又笑了起來,“確實不是點兒,是特彆的貪吃,還老是把減肥掛在嘴邊。”

“若不嚷嚷減肥,他會吃得更瘋。”

“嚷嚷減肥,不見得就不吃了。”

宇文皓有些不喜歡她總說起二哥,“他愛吃便吃,你管那麼多做什麼?該你管的冇見你管。”

“我有什麼好管的?”元卿淩又聞了一下酒,要慢慢地累積勇氣去喝下這杯液體。

宇文皓冇好氣地道:“怎麼冇有?這麼大的王府,事事都依仗湯陽,你作為主母,不覺得羞恥嗎?”

元卿淩諷刺道:“我記得你對其嬤嬤說過把我當一條狗似地養著就行。”

宇文皓惱羞成怒,“你是不是專門愛跟本王抬杠?”

“說冇說過?”元卿淩乜斜了他一眼。

他迎戰,“你這人真小氣,這麼久以前的事情還記著,若都記得怨恨的話,不妨我們討論一下一年前在公主府裡發生的事情?”

軟肋。

元卿淩笑盈盈地舉起酒杯,“讓我們一醉泯恩仇!”

宇文皓哼了一聲,卻還是拿起了酒杯跟她碰了一下,“本王大人有大量,不與你計較,你以後不能太過分了。”

他一口喝儘,杯口朝下示給元卿淩看。

元卿淩一口飲入嘴裡,辣!

“噗”地一聲,全部噴出。

宇文皓氣得渾身顫抖,其嬤嬤急忙上前為他擦拭臉上的酒,天老爺啊,這噴得可真準,一頭一臉都是。

宇文皓一拍桌子,怒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元卿淩慢悠悠地取出禦杖,放在桌子上,誠懇地解釋,“酒太辣!”

宇文皓氣滯地看著禦杖,半響,才心平氣和地對其嬤嬤道:“換桂花陳釀,王妃喝不得烈酒。”

多寶在一旁,嗚地一聲,轉過狗頭,不忍直視。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