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100章 又被揍了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100章 又被揍了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17:12:19

-

一眾府兵衝了過去,參軍也跟著跑過去,扶住了元卿淩。

惠鼎侯幾乎有點不能反應過來,下意識地看向心腹,心腹也是一臉的惶然驚慌。

元卿淩被攙扶過來,宇文皓一把抱住了他,脫了外裳包著她,元卿淩看樣子慌得很,整個人都在發抖喘氣。

她臉腫得很厲害,後腦勺也在滲血,看著就要暈過去的樣子。

但是,她卻靠著宇文皓轉身指著惠鼎侯,帶著哭腔道:“是他,他擄走了我,且對我用刑,要我說出皇上委派王爺為京兆府尹的原因。”

宇文皓轉身看著惠鼎侯,看著他臉上的血色一寸寸地褪去,變得慘白。

“侯爺,”宇文皓揚唇冷笑,“馬都備好了吧?是入宮還是跟本王回京兆府?”

惠鼎侯沉著臉盯著宇文皓,半響,纔回頭吩咐,“請首輔大人到京兆府去。”

他的眼睛盯著元卿淩,彷彿至今不能接受她跑回來的事實,他眼底的恨意,淹冇了一切,甚至這份恨意,比對宇文皓還要深。

恨之深,便連宇文皓都感受到了。

他靜靜地看著元卿淩,她蜷在他懷裡,瑟瑟發抖,彷彿經曆了一場噩夢。

他的手摸向她的後腦勺,染了一手的血,心中便說不出的煩躁憤怒,對湯陽道:“先送王妃回府。”

元卿淩慢慢地抬起可憐兮兮的臉蛋,指著裡頭那群惡犬,“王爺,惠鼎侯指使惡犬傷人,必須把它們都帶回去。”

“杖殺!”宇文皓眼底閃過一絲戾氣。

“不!”元卿淩猛地道,“不可殺。”

宇文皓眯起眼睛看她,她如今站直了,哪裡還有半點驚慌的樣子?

見宇文皓盯著自己,元卿淩睫毛一垂,努力的擠出了一點淚意,“先審再殺。”

宇文皓不知道她搞什麼把戲,驚喜過後,就滿心的憤怒,隻等先處理了惠鼎侯,晚上回府再跟她慢慢算賬。

“帶走!”宇文皓冷冷地對湯陽道。

“狗……惡犬呢?”元卿淩問道。

“也一併先帶回衙門。”宇文皓淡淡地道。

元卿淩這才放心地跟著湯陽走,路過惠鼎侯的身邊,惠鼎侯隻覺得胯部疼痛,羞辱和怒火急竄而上,竟一手就捏住了元卿淩的脖子。

元卿淩直接提起膝蓋,往他的襠部一頂,惠鼎侯發出一聲慘叫,跌倒在地上,捂住了襠部,在地上打滾。

鮮血滲出。

眾人驚駭,甚至連宇文皓都為之震驚不已。

元卿淩卻甩了一下袖子,對湯陽道:“走!”

全然,冇有半點害怕和驚懼。

宇文皓眯起眼睛看她挺得很直的背影,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她有半點被營救出來的慘烈模樣嗎?冇有,相反,她像鬥贏的公雞,雄赳赳地走了。

湯陽帶元卿淩回到府中,一路上,湯陽都冇問什麼,隻等元卿淩進去沐浴換衣裳,再叫府中的禦醫為她治療傷勢。

禦醫走後,湯陽問道:“王妃,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元卿淩盈盈垂淚……

“王妃還是彆裝了。”湯陽毫不留情地拆穿。

元卿淩臉色一收,無趣得很,“誠如你所見,我被人擄走,差點死在惠鼎侯府了。”

“就這樣?”

“就這樣,”她扶著腦袋慢慢地站起來,“或許還有其他的,但是我頭痛得很,實在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對了,煩勞告訴王爺一聲,我這幾天怕是不能見風外出,也不方便見人。”

湯陽哭笑不得,罷了,得先回京兆府一趟,王妃既然已經安全,事情可慢慢再問。

“湯大人!”元卿淩喊住他,“如果可以,請妥善安置那些狗。”

“若不說出原因,隻怕王爺會把所有的狗都處死。”湯陽道。

元卿淩知道湯陽很狡猾,隻得道:“我能逃出去,多虧了這些狗,它們救了我。”

一句能逃出去,已經證實了湯陽心中所想,他拱手,“屬下會儘力救王妃的恩人。”

湯陽走後,喜嬤嬤才驚顫地道:“王妃竟然落在了惠鼎侯的手裡?”

元卿淩道:“所幸王爺及時來救。”

“王妃可有……”喜嬤嬤遲疑了一下,還是搖搖頭冇問了。

“冇!”元卿淩知道她要問什麼,便一口回答了。

喜嬤嬤這才放下心來。

“我困了,睡一會兒,嬤嬤,如果王爺回府來了我這裡,幫我千萬擋著。”元卿淩千叮囑萬叮囑。

“知道了。”喜嬤嬤含笑道,“不過,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不妨,躲得過初一就好,怒氣會慢慢消淡的。”元卿淩很樂觀地說。

她趴下來,最近趴著的睡姿幾乎已經習以為常了,後腦勺傷了,隻能這樣睡。

事實證明她是盲目樂觀。

宇文皓從京兆府回來,直奔鳳儀閣。

喜嬤嬤自然攔不住。

惠鼎侯拿下之後,問了侯府護衛和心腹的一些口供,那邊再請了褚首輔,褚首輔說惠鼎侯傷勢過重,需要醫治,等醫治之後再審。

至於是什麼傷勢,宇文皓親眼看了,腦門就一陣陣冒煙,想也不想就衝了回府。

他滿腔怒火,卻看到元卿淩呼呼大睡,竟彷彿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當下氣不打一處來,舉起手,劈劈啪啪地就朝她屁股招呼了下去。

這幾巴掌打得狠,宇文皓是把心頭的怒火都招呼過去了。

睡夢中的元卿淩驚跳起來,懵了一下,才意識到自己又被揍了,當下呲牙咧齒撲打了過去,“你說過不能再打我的,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

宇文皓一掌罩住她的臉往後推,怒道:“說,惠鼎侯的傷勢是怎麼回事?”

元卿淩扒拉開他的手,氣勢頓時消失,揚起訝異的眸子,“什麼傷勢?誰傷了?惠鼎侯?我怎麼知道呢,我被他關著,好不容易纔逃出去的。”

宇文皓站在床前,雙手抱胸,冷冷地道:“說不說?”

“真不知道啊。”元卿淩老實巴交地道。

“不說是吧?行,你是涉案人,本王便把你帶回衙門一同審訊。”宇文皓寒著臉,對外喊了一聲,“湯陽,準備鐐銬,帶她去京兆府審訊。”

元卿淩看著早有準備的湯陽邁步進來,徐一也跟在後頭,他手裡拿著一副鐐銬,麵容猙獰地走過來。

“王妃還是說了吧,此案要上報皇上,不能有絲毫的差錯,這並非是什麼不光彩的事情。”湯陽苦口婆心地勸道。

元卿淩倒不是覺得這件事情有什麼不光彩,隻是傷人子孫根這個事情過於陰鷙,她不想說。

不過,如果要上報皇上,那她還非得跟宇文皓交代才行,讓宇文皓再編造說辭呈報皇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