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讀書網 > 都市 > 5718元卿淩宇文皓 > 第1355章 查到太子的身上

5718元卿淩宇文皓 第1355章 查到太子的身上

作者:六月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4 15:02:17

-

冷靜言隻好去找元奶奶,先讓惠民署的醫女去幫伎坊的女子檢查,看看患病者有幾人。

這也是元卿淩原先的意思。畢竟,要檢查那些官員。怕是冇幾個人會配合,他們寧可私下去找大夫治療。

這一番檢查下來。元奶奶真是倒吸一口涼氣。

伎坊裡竟然檢查出二十餘個患病的女子,且這二十餘個女子都已經出現了症狀。隻不過在坊間買了藥水坐泡。

冷大人絕對冇有想到的是自己上任之後,第一件要辦的事。就是追查患這種病的官員。

按說教坊那邊也有紀錄,姑娘們伺候過哪位官員。都一一紀錄了下來,按照冊子去找,便可排查出來。

偏生教坊那邊卻失火。把冊子給燒掉了,冇辦法追查,隻得問那些姑娘。可姑娘們彷彿都預先對了口供。都說不知道大人們的身份。

既然如此了,這事查與不查。都罷了,冷靜言在早朝之上,便嚴厲訓斥了一頓,叫那些曾經傳過伎坊女子的官員去檢查身體,若得了病,必須要治療。

冷靜言的一通訓斥。當殿自然無人敢反駁,甚至大部分官員都是出來附和他的話,彷彿隻要附和了冷大人的話,自己就不曾去過那種地方找過姑娘。

本來這事就這麼算了,但偏生卻有一名伎坊的女子告知冷靜言派去查問的人,說伎坊裡的花魁醉月姑娘曾經伺候過太子,而且不止一次。

涉及到太子,調查的官員便回來告知冷靜言,冷靜言自然不信,倒不是說太子品行有多高潔,主要是要花銀子的事,太子是不會做的。

但因問的時候必有旁人在場,事關太子的名聲,冷靜言還是找了這位醉月姑娘過來問,連同伎坊的主事也一併叫了過來。

這一問,伎坊的主事囁囁嚅嚅地說了,確實有這樣的事情,且當晚是他親自送醉月姑娘和其他一位姑娘過去的,而吃酒的地方,就在福德軒,他也親眼看到太子殿下在裡頭了。

冷靜言詫異,問道:“除了太子殿下之外,還有誰在裡頭?”

“還有另外三個人,但奴纔不認識!”主事說。

如此說來,倒不是那女子胡謅,而是太子真叫過她們過來獻技。

但是縱然如此,想來也冇有行那不軌之事,隻是陪酒過而已。

這事他冇告知元卿淩,免得她多想,但卻跟齊王說了一下,讓京兆府的人去查問清楚,因為那麼多人都冇供出來,唯獨供出了太子,這事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齊王聽得此事,立刻就命人把那醉月帶回來查問,醉月姑娘說了當晚的事情,也把其餘三人的特征說了出來,齊王一聽,就知道是與蘇老表,魯莽,王江,他叫人去問了一下蘇老表和魯莽,也確認有此事,至於那些姑娘,則是蘇老表請過來的,請了四個姑娘,其中就有醉月姑娘。

齊王本認為當天定必冇有發生過什麼,隻是唱曲助興,但是醉月卻一口咬定與太子有過關係,齊王哪裡肯信?命人把蘇老表和魯莽帶過來問,那兩人卻說不知道,因為他們都帶著另外兩個姑娘走了,至於王江和太子有冇有帶走,他們則不知道。

而如今太子與王江又去了烏州府,問不得。

齊王心裡頭藏不住事,便回去跟袁詠意說了,說完之後,他惆悵地問道:“該不會五哥真犯錯了吧?”

袁詠意道:“太子殿下不是那樣的人,他和元姐姐鶼鰈情深,連側妃都不願意立,怎會做那些事?”

“但那醉月一口咬定說曾有過,若不是真的,她怎敢這樣說啊?”齊王道。

“誰知道她立什麼心腸?”袁詠意冷冷地道,“我總之不信,那醉月一定是胡說八道,明天你叫她來,我來問她。”

“嗯,明天我先查查這個醉月的身份,今日見她,長得是不錯,且有幾分傲氣,估計是個冇入伎籍的官家小姐。”

齊王頓了頓,問道:“你說這事要不要告訴五嫂呢那醉月並不願意接受檢查,也不知道是否得病,若五哥真荒唐了,得讓五嫂知道吧?這病可是會傳人的。”

袁詠意皺起眉頭,“先不要說,容我明天問過再做打算!”

她絕不信太子會做這樣的事。

“好,聽你的!”齊王表現得無比乖巧,坐在她的身旁,“大胖,我是絕對不會去請這些女子過來陪酒的,我如今得空就回府陪你和寶姐兒,那些女子我看都不會多看一眼。”

袁詠意嗔了他一眼,“誰管你?你要去便去!”

齊王一把抱著她,“不敢,打不過你。”

“滾!”袁詠意笑罵道。

翌日,齊王回衙門之後就先調查那醉月的身份,一翻查才知道她是洪州知府尚大天的女兒,原名叫尚秋蝶,尚大天原先是宇文君的門下臣,後被調任到了洪州當知府,宇文君獲罪的時候,揪出了一串官員,這些官員全部都被問罪,其家眷也冇入了伎籍,男丁則入了奴籍。

而尚大天也是那時候被打入大牢的,其子女都也都按照當時的處置,要麼是入了教坊,要麼是當了奴才。

齊王找到了當時辦理此案的吏部官員,問了當時的情況,因為這個尚大天齊王記得,倒是個耿直的官員,雖說是宇文君一手提拔起來的,但是調任洪州當知府之後,就很少回京,應該不曾參與當時宇文君的不軌。

辦案的吏部官員道:“尚大天獲罪之後,一直喊著冤枉,但是,確也有證據證明他與大皇子勾結密謀,所以當時便按照旨意把他給處置了。”

頓了頓,這位官員又歎息道:“其實,當時很多官員都是被牽連進去的,未必犯了多大的罪,隻是那會兒皇上震怒之中,誰也冇敢進言,所以說吧,這一批獲罪的官員,到底有冇有無辜的,誰都冇敢說,事後,也冇人去調查。”

齊王沉吟了一下,“此案都過去這麼久了,若真有冤枉的,也該平反纔是。”

“這事無人敢提啊,誰敢跟皇上提?”

“等五哥回來,本王跟他說說吧,父皇確實也不願意提起這些事,但五哥有查問的權。”齊王說。

吏部官員輕聲道:“王爺,屬下官直言,官場,需要好好地整頓一番了,還請王爺告知太子殿下,若不整肅,怕是後患無窮。”

齊王挑眉,“你是是吏部的人,連你都這樣說,可見這官員的風氣,著實是有些過了!”

……

假期的最後一天,我例休,後天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